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从苦逼的金丹老祖开始 第九十九章 神像

第九十九章 神像

    半响过后,黄毅停下了庄严肃穆的祷告,领着雷生四人一一将手中的香火插入桌上的香炉之中,随着黄毅手中最后一柱长香插在香炉之中,却是见着太清祖师的雕像缓缓的泛起一丝灵光,紧接着玉清、上清祖师的的雕像也相继泛起灵光,然后又慢慢的消散,不过就是这么一点灵光一闪,原本平淡无奇的灵木雕像刹那间变得神圣起来,不仅如此,随着炉中香火的燃烧,充斥大殿之后,整个大殿似乎都变得不再寻常起来,一股莫名的天地威势笼罩在这座大殿之中。
    一众看客心中心中所想不一,敖汤、龙后想着无非是自己这义弟没有交错,起微山虽是传承万载,号称玄门正宗,但终究是传闻的说法,如今三清祖师亲自盖章,更让人踏实;岚仙子有些艳羡的看着黄毅,不知是羡慕黄毅成就了金丹还是因为其他;大虞若有所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一般,直愣愣的盯着三清祖师的雕像,但双眼迷离,似乎早就神游物外。
    见着三清祖师应允,黄毅的心头一松,领着弟子往左侧神像去,依着先前一般,黄毅点着摆在案上的香烛,又分与自个四个徒弟,有神情肃穆的祷告了一番,依次在香炉上插上香火,供奉的诸位大仙神像依次泛出点点灵光,随即消散不见。
    忙完这一侧黄毅又来到右侧神像前,又将香烛燃上,而过了半响,供奉的数百神像却是只有区区几十泛出灵光,而且出赤霞叟的灵光稍亮些许,其他诸位的灵光却是极为的微弱,就连起微真君也不例外。
    又领着弟子们朝着列位祖师的神像拜了一拜,便带着他们走向后侧的神像。黄毅心中却是颇有些感慨,一句太微法印中的记载,起微山传承之雷生这一代已经六十七代,成就金丹的祖师有着七百三十六人,在其中尤以三代弟子为甚,虽无祖师成仙但这一代却有阳神真君六人,金丹之上三十七位,算上二代掌教成仙,一举奠定了太微观‘三宗六派’的根基,传承数万载不曾中断。
    但是就这般煌煌大派,到了自己这一代,就剩自己一个。再看列为祖师灵光,就可以得知列为祖师的近况,修为达至阴神,便能不堕‘黄泉’,可往天庭、山川乃至地府任职,当然也可转世投胎,不过修行之人苦修多年,若是转世投胎无异于是将这一世的苦修荒弃,不是每一世的福缘都能修成阴神乃至往上,因此打斗都会往天庭、山川、地府中选一处任职。又因为青冥界小天中天兵匮乏,又加之为天庭上接清气,下拱垂人间、地府,此待遇颇高,人间名山大川大多早有主人,地府多是脏苦之活,为此大多数阴神真人皆往天庭中去。
    泛着几十灵光的神像,就意味着这些祖师‘本我’任在,或成大仙、大神,或在某处干着脏活苦活,但都代表着这依然是自家的祖师。而其余数百祖师灵光不在,意味着早就转劫而去,神魂转世过了六道轮回就意味着这不再是自家祖师,再看如今起微山得了落魄样就可得知,这些祖师转劫之后只有这么两种可能,一是尽数都未曾解开胎中之迷,二便是起微山未曾寻到祖师们的转世之身,无论哪一种都意味着这些祖师们都不再同起微山有任何的瓜葛,看着灵光不亮的居然包括了惊才艳艳的地三十六代祖师。
    将脑海中的杂念抛之脑后,黄毅又带着弟子来到后头诸位仙神之前,依着先前一般将香火供奉上,神像一一泛起灵光,将这次‘开光’仪式画上了圆满的记号。当然这还不算完,黄毅又领着一旁观礼的众人上香,又将殿前牌匾的红布扯下之后方才算完,牌匾也甚是寻常‘三清殿’三个鎏金大字却是将它的逼格瞬间拉满。
    自然进香全凭自愿,若是不想参拜黄毅也没法强求,毕竟‘信仰’这个问题向来都是极为敏感的东西,不过一众来客都很给面子的同黄毅将殿中的各路仙神拜了一遍,毕竟观中的仙神除了右侧的一干太微观的历代祖师,在场的诸人参拜一番怎么滴也不能算吃亏,不论是一个不小心被哪位仙神看上都是天大的机缘。
    到了这时,今日之事便算是办完,黄毅脸上的笑容怎么滴也掩藏不住。
    “贤弟,你这两位朋友都在,咱们这般干坐着喝茶也不是个事,为兄可是陪你在山中喝了大半个月了,若是再怠慢了你的两位朋友那可不妥,不妨让为兄备上一桌酒席,我等好生宴饮一番。”珠江龙君见着黄毅又将自己等人往观中凉亭当中去,瞬间明白黄毅又要泡茶,赶忙说道。
    珠江龙君一说,龙后满脸的尴尬,拉了拉敖汤衣角,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不料龙君却是瞪了龙后一眼:“怎么,本君喝顿小酒你都不让了!”
    这般一瞪却是恼了龙后,伸出手就将敖汤的左耳拽了起来:“要喝你回去喝,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被龙后一瞪,敖汤也恼了,想要挣脱龙后的魔爪,口中嚷嚷道:“好日子啊!还能是什么日子!”
    “......”龙后气急,手中又下了几分死力气。
    “嫂嫂莫恼,想必哥哥不知道这般规矩,莫要生他气。”黄毅赶忙劝解道。
    果真敖汤一听一脸楞逼,岚仙子开口说道:“今日真玄道兄观中操办喜事,按照道门惯例应当斋戒三日,龙君所言宴饮之事确是不妥。”
    见着外人说话,龙后也松开了抓着敖汤耳朵的手,一脸郁闷的看着自家老龙,敖汤倒是拿得起放得下,赶忙赔罪道:“贤弟勿怪勿怪,为兄着实不知,来来来,两位坐坐坐,我贤弟可是珍藏了不少好茶。”
    那还不是你送的?
    众人落座之后,黄毅拿出一瓷质茶壶,为众人泡起茶来。
    坐了一会,大虞却是有些扭捏的问道:“真玄道兄,近来你可见着真羽道兄?”


同类推荐: 侠义世界我是姜文焕之封神我做主风文冢元荒仙道造化仙书天骨画心仙骨丹心武林群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