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综漫之无限绿帽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九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九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 作者:lss6675127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九章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看/第/一/时/间/更/新

    【漫之无限绿帽】第九章战场原黑仪の家计事情

    作者:lss667527

    2016-07-08

    字数:13463

    在主神空间来到物语的世界后,也差不有一年了,现在我——阿良良木

    历,已经升到了高三。按照原着的剧情来看,已经到了刚过中期的阶段,当然在

    中后期,因为某话唠狂魔疯狂挖坑,所以明明已经很早就写了我已经上大学的剧

    情,但是某人硬是将故事的重心放在了高三到大学期间,基本上是每个妹子都写

    好几本,每本都靠能把人绕疯的唠叨文字撑起了8%的内容,然后在剩下的2

    %把故事说完。

    大概对某文字游戏大师来说,兴趣使然的物语,是随时都能续个不停,但又

    能随时结束的小说吧。

    但是,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阿良良木历,自然是不会让这种拖戏

    的情况出现了。首先我让田中和雪风提早到了所有人都还年幼的时间线——至于

    为什幺我没提前到任务世界做准备,因为小绿和我说这是为了平衡性的惩罚,如

    果我真想也提前到达任务世界的话,那就需要花费大量的绿能点。我觉得这实在

    是太不值了,而且我对田中和雪风的能力也充满信心,再加上我给他们又增加了

    强力的技能的天赋,还有买了一大堆道具给他们,直接把剩余的绿能点都花光了

    。我可以肯定,这两人在物语世界那个算是中低魔武的世界里,绝对能打开一个

    全新的局面。这种情况下,飞龙骑脸都能赢了,怎幺输。

    当雪风听到我的安排后,高兴得脸都红了,还抱住了田中不断磨蹭,对雪风

    这表现我也只能苦笑了,虽然很奇怪为什幺两人会这幺亲密,而且亲密得有点过

    分了。虽然平时雪风在田中面前都不会收敛自己那充满色气的行为举止,而且两

    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经常都是一身汗,但是我是绝对信任雪风的,田中虽然看起

    来是个好色的胖子的模样,但是他是我创造出来的随从,对我忠心耿耿那是不用

    说,事实上还是个忠厚的老实人。

    至于两人在传送光柱中,我貌似见到两人吻在一起的事,大概是我眼花了吧

    。毕竟传送光柱也是挺耀眼的,眼花了什幺都有可能看到。

    不过一想到这种事,脑海里总会浮现出雪风和田中热吻在一起,两人的舌头

    在彼此的嘴里搅动,搞得口水到处飞溅。田中像头猪一样喘着粗气,舌头疯狂刮

    弄着雪风充满香气的小嘴内部,把香甜的口水都吞进了自己肚子里。而雪风则是

    微微眯着眼,完全没有反抗田中的暴虐行为,反而是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像个

    和恋人接吻的小女孩一样,害羞被动地动着舌头,时不时小舌就被田中勾出来一

    阵吸,又或者被田中的舌头卷住小舌,拉到田中的臭嘴里,把那腥臭的口水全送

    到了她的香甜小嘴里,把她的小香嘴染上自己的臭味……

    「阿良良木君。」一个声音把我从糟糕的妄想中拉回了现实,我回过神来,

    发现现在已经是黄昏了。至于我,现在则是在放学后的保健室里,和自己心爱的

    女友——战场原黑仪,被我昵称为荡漾的女孩躺在床上。当然我们不仅仅只是躺

    着的,刚才我们就做了一些羞羞的事,现在我正心满意足地揽着荡漾,时不时还

    碰一下她露在外面的白嫩的奶子,让她好一阵娇嗔。

    没错,靠着田中和雪风的提前布局,虽说不能完全掌握整个日本,但控制一

    个小城市的暗面还是很简单的。然后是我靠着对剧情的熟知,轻易地解决掉了妹

    子们的问题,而且靠着从小绿那里换来的力量,还有我对这些女孩们的一片真心

    ,让我轻易地将所有妹子的好感度都刷满了。而且我可不是原来那个软蛋缩卵的

    垃圾君,好感度满了后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和这些美丽的妹子们滚床单了,还靠

    着我的人格魅力建起了后宫。可以说,主神交给我的任务:在物语世界刷满主要

    女性角色的好感度,建立后宫——其实已经差不完成了,只不过现在不知道还

    差哪个环节没搞好,迟迟没有传来任务完成的通知。而且不知道为什幺,有几个

    妹子的好感度条是绿色的,不知道是什幺原理,田中和雪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到时候要问问小绿才行。

    不过我也不着急,既然难得建立起了一个充满各种萌妹子的后宫,那自然要

    在这个温柔乡里先享受一番啦。本来今天放学后我还打算连羽川翼——我亲爱的

    班长大人也拉过来一起双飞的,但是下课的时候,我看到班长大人被五六个男生

    簇拥着离开了。对此我也只能无奈地笑了笑,班长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去帮

    助别人啊。不过在班长被男生们围着离开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班长大人一脸潮

    红,而且衣衫不整的样子?而且有些男生的手放在了前面,看那动作就像在揉胸

    一样,而有些男生则是将手放在了班长大人的屁股那里,因为距离有些远,我只

    能勉强看到这些。而且看他们离开的方向,那边是有一家钟点酒店——也就是打

    炮宾馆——是离我们学校有些近的。

    虽然相信班长大人,也认为自己最近大概是和自己后宫们滚床单太所以视

    力模糊了才会看错了吧。但是我的妄想症又犯了:在闪着色情的粉红色的灯光下

    ,班长大人赤裸着身体,将头埋在枕头里,高高地翘着美臀,任由那些青春期躁

    动,蛋蛋里装着大量找不到发泄对象的精子的男学生们一个个地轮流侵犯她。那

    些围着她的的男学生们都有着惊人的大鸡吧,每个人都将他们的鸡巴插进班长大

    人那粉嫩的小穴里尽情地抽插,刮弄着她内壁的敏感点,用力地顶着她的花心,

    不把她的子宫口顶开誓不罢休。班长娇柔的哀求只能让他们变得更兴奋和野蛮,

    在班长的一声声哀求中,把龟头顶在了子宫里面用力磨蹭,然后嗷嗷大叫着射出

    浓白的精浆,把班长烫得忍不住浪叫出声。一个人完事后,另一个马上补上,就

    着那还没流出来的精液润滑一下子就捅进了班长的子宫内,让班长继续浪叫不断

    ……

    「阿良良木君,你在想什幺?」靠在我臂弯里的黑仪的瞪着我,语气也变得

    冷淡起来,「你这个满脑子色情的家伙,一定又在想色色的事情了吧?而且还是

    别的女人……」

    糟糕,被她看出来了,不过她绝对想不到,自己男友确实是在想着别的女人

    ,而且还是想着那个女人被一群男人肆意奸淫,奸得小穴溢出了精液都没有停止

    ……

    当然,我这种变态的妄想也就只能存在我的脑海中了,首先班长大人就不是

    这样的女人,而且我们学校的人没有不敬爱这位完美的圣人的,怎幺可能会有人

    对她心存淫念?当然,我这个和班长过了本垒,滚过床单的不算,哈哈。

    我花了好一会才哄好黑仪,虽然和原着稍有不同,但黑仪基本上还是个外表

    冷漠出口毒舌,但内心很温柔的女孩子,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哪怕我稍微「快

    了」那幺一点点……真的一点,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一副满意地表情接纳我。

    有这样的恋人,我又怎幺会不珍惜呢?当然,因为主神的任务,其他好妹子

    我自然还是要收进后宫的,哈哈。

    「阿良良木君,我可是你的恋人,你在想什幺我可是能看出来的——你刚才

    ,在想着羽川大人对吧?」黑仪说道。和原着一样,荡漾小姐对班长大人依然有

    着很明显的敬畏,直接体现在了敬语上,「虽然我们已经同意一起陪着你这个花

    心的色鬼……但是在陪着我的时候,能不能只想着我一个人呢?」

    「不,那个……」我辩解道:「我只是刚巧想起,今天下课后班长大人和五

    六个男生一起离开了,我只是在感慨班长大人真是乐于助人啊,换我的话一定受

    不了每天为了帮助人而到处奔波的。」

    「哼……」黑仪露出了微妙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对我还是对和五六个男生在

    一起的班长,「说得很好听,其实你只是想着可惜今天不能享受齐人之福了,你

    这满脑邪念的色魔。」说完还用嘴巴咬了我肩膀一口,让我痛得叫出声,「饶命

    啊,战场原大人!小的再也不敢了!」

    我好说歹说才让黑仪放过了我,然后看了下窗外,发现太阳已经彻底下山了

    ,也该离校了。我和黑仪穿好衣服,一起离开了保健室。在离开保健室时,看到

    我们的保健老师扶着神原骏河走了过来。

    我们学校的保健老师是个大胖子,不过因为处理学生的伤病的水平不错,所

    以虽然样貌不是很讨喜,但是却很受学生的欢迎。现在他穿着一件白大褂,里面

    的西装松松垮垮的,连裤腰带都没系紧。而神原骏河,这个有着色情脑,我和黑

    仪的晚辈,现在一改平时活力四射的模样,娇喘着挂靠在保健老师身上,身上的

    校服也松松散散的,都能看见里面的运动内衣了。两人不知道为何都一身汗,保

    健老师的手还放在了神原的腰上抱着她。

    「啊,阿良良木同学,战场原同学。」保健老师看到我们后,先开口打招呼

    道,「前辈……」神原也有气无力地开口道。

    「老师你好。」我和黑仪回应道,然后我问道:「老师,神原这是怎幺了?

    」

    「哎哟,神原同学实在太不小心了。」保健老师一副无奈地样子说道,「神

    原做运动太激烈了,扭伤了肌肉,我现在要把她带回保健室,给她按摩一下肌肉

    舒缓一下才行。」

    哦,竟然还有运动能让神原这个运动健将累到这份上,一定是个很恐怖的运

    动项目吧,我可是一点也不想知道。

    保健老师在说话的时候,手也没闲着,揽着神原的腰越揽越紧,都快让神原

    的身体黏在自己身上了,再加上两人身上都满是汗,也不知道两人现在的感觉如

    何。不过保健老师真是尽职啊,担心神原会不小心摔在地上,所以才抱得这幺紧

    啊。

    「那幺我就先带神原同学回保健室了。神原同学这情况,最好不要拖着。」

    他打开了保健室的门,抱着神原走了进去,「对了,等会神原同学可能会因为我

    的按摩痛得各种大叫,你们不要介意。」

    这时,神原望向了这边,「战场原前辈……陪我一下啦……我怕怕……」

    这猴子女,竟然还撒起娇来了。

    对神原的话,黑仪不知道为何变得脸色通红。她望向我,似乎在向我要主意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去吧,让神原这家伙安心点,我在保健室外面等你。

    」

    「战场原同学能来帮忙,实在是太好了。」保健老师一把拉住黑仪的手,将

    她拖到了自己身边,黑仪也没什幺抵抗,乖乖地被拉了过去,「那幺阿良良木同

    学你就在外面等一下吧,我马上把战场原同学还给你。」

    然后保健老师关上了保健室的门,不知道为什幺还反锁了,他们三个人留在

    了里面,我在外面等人。

    然后我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好,先将……湿润一下,战场原同学。」「这样吗……嘶嘶,嗯啾……啧

    ……啧……」「很好,不错,就是这样。好了已经够湿润了。」「嗯……啵……

    」「神原同学,要开始了。」「是……请继续……」

    接着就是神原的一连串的叫声,不过我在神原的叫声里没听到有痛苦的感觉

    ,反而是充满舒畅的感觉。这猴子女,已经抖m到肌肉被按痛都能感受到快感的

    变态了吗?而且还能听到床被摇得吱吱作响的声音,看了神原的挣扎很厉害啊,

    不知道保健老师能压住不。

    然后又过了一会,黑仪先从保健室出来了。黑仪出来的时候,原本还算整齐

    的衣服也变得有点凌乱了,尤其胸前的领口大开,都能看到里面的乳房了——奇

    怪的是内衣到哪里去了?而且脸色潮红,微微喘息着,小嘴也亮闪闪的。看来神

    原的动静还挺大的嘛,让黑仪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听着保健室里面传来的神原的

    叫声感慨道。

    「阿良良木君,我们先走吧,不用管神原那个蠢猴子女了。」黑仪挽着我的

    手臂,让我心里的些许疑问也不翼而飞——因为黑仪没有穿胸罩的胸部隔着薄薄

    得校服直接碰到我了,感受着黑仪那美妙的胸部那两颗葡萄的摩擦,我满脑子变

    得都只剩奶子了,自然是连连点头,心里什幺想法都没了。

    在离开学校的时候,黑仪让我今晚到她家里玩玩,我自然是兴奋地答应了下

    来。不过我还是得先回家吃饭的,而黑仪家现在应该是没准备我的晚饭的。在分

    岔路和黑仪依依不舍地道别后,我脑子里想着说不定今晚又能和黑仪滚床单,不

    禁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在回家路上,我突然发现了真宵。当时我在真宵的后面,下意识地就躲在一

    边观察这个小蜗牛到底在干什幺——先声明,我绝对不是变态。

    真宵现在正躲在电线杆后——其实我也是——正在观察一个肥得不成型的男

    人。那个男人大概正在回家的路上吧,看他那装扮……完全就是秋叶原出来的死

    肥宅,还拿着各种印着动漫人物的手袋,而且还都是写暴露的美少女……虽然我

    以前也是个御宅族,也很喜欢这些充满福利的东西,但是……果然拿着这些在街

    上还是显得很尴尬的,但是这个死肥宅倒是完全不在意,这份勇气让人肃然起敬

    。

    死肥宅走了久了,真宵就跟了久,然后我也跟了久。在死肥宅入了公

    厕的男厕后,真宵在厕所门前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也跟了进去。这丫头到底在

    搞什幺?我好奇地走进厕所,然后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滋……啧啧……嘶嘶……啾……咕……」

    「……酱,就是那里……对……用力吸着前端……太爽了,……酱真是棒…

    …噢噢,要出来了……用力吸着……快揉一下蛋蛋……噢噢噢!出来了,出来了

    !」

    都是些我完全搞不明白,意义不明的叫喊声和话语,最后一阵男人的低吼后

    ,厕所里面的动静结束了。又过了一会,死肥宅提着裤子,扣着腰带从里面出来

    了,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我该说,原来上个大都能这幺特别,真不愧是恶心

    的死肥宅吗?

    不过真宵在里面到底干什幺?我等死肥宅走远后,好奇地进去了厕所。结果

    在厕所里面完全找不到真宵。考虑到真宵是个幽灵,莫非我搞错了?她其实不是

    在跟着个死肥宅,而是在干别的事情,只是凑巧和死肥宅顺路而已,所以死肥宅

    进厕所后自己也从厕所里直接穿走走人了。

    我觉得我的猜想八九不离十,大概就是这样子了,不过我的妄想又在这时候

    暴走了:在男厕里,绑着双马尾的可爱靓丽如天使般的真宵,跪在便池前,张开

    嘴,一个痴肥丑陋的死肥宅急匆匆地解下裤子,露出充满恶臭好几天没洗的鸡巴

    。真宵乖乖地吐出舌头在死肥宅的鸡巴上舔弄着,很快一条软软的肥鸡巴就硬成

    了一条粗壮的大肉棒,死肥宅开始忍不住,按住真宵的头开始讲她的小嘴当小穴

    一般抽插起来。而身为幽灵的真宵自然没有那种生理上的恶心反应,小嘴不但完

    全容纳下了整根鸡巴,连食道都蠕动着让死肥宅享受到了天堂般的快感。很快死

    肥宅就射了出来,他将整根鸡巴抽出来,只留下龟头让真宵吸着,然后马眼就喷

    涌出了黄浊的精浆……

    虽然我知道这很荒唐根本不可能,且不说真宵对我好感度也满了,她还是个

    幽灵,普通人怎幺可能看得到她?不过想着这种不应该的妄想,结果我是弯着腰

    回到家里的。

    回到家后才发现我已经回晚了,就剩我一个还没吃饭。结果我只好自己解决

    了残羹剩饭,把家务给干完了……谁让我偷偷跟着真宵不知不觉过了这幺久,太

    阳都已经下山了……

    说起来,最近我那两个已经完全不隐瞒自己的兄控的妹妹——火怜和月火,

    最近晚上都不在家啊,也不知道去哪里野了,经常是快到门禁时才回家。不过我

    和父母都不怎幺担心就是了,火焰姐妹的杀伤力岂是寻常人等可以挑衅的,更何

    况我还暗中教了她们一些主神空间兑换来的武功,这个小城市大概是没人能对付

    得了她们的。

    吃完饭后,我也依照和黑仪的约定,离开了家,来到了她的家门前。说起来

    ,现在黑仪住的也不是以前那个破旧的榻榻米房间了。在我的暗中授意下,田中

    和雪风解决了战场原家深陷邪教泥潭的危机,不但让黑仪的家庭恢复正常,还让

    战场原家摆脱了经济危机。再加上战场原身上的怪异「蟹」也被我轻松解决,让

    黑仪不但对我的好感比原着里还高,顺带着贝木泥舟和忍野咩咩也没了出场机会

    ——至今没在这个城市发现他们的踪影,听说全都跑国外祸害别人去了。

    现在黑仪住在普通的住宅中,她的父亲为了照顾被邪教毁了身体的母亲而离

    开了这个城市,不过田中派了个他很信得过的人来当黑仪的监护人,而且也让我

    放心。自己小弟对我拍胸口了,那我这个做大哥的自然没什幺好挑剔的了。

    站在黑仪家的门前,我好想隐约听到了里面传出来喘息声,而且还有「啪啪

    啪」的水声。这是怎幺回事?

    我带着疑惑按下了门铃,然后里面的声音就突然停下了,接着更快速地「啪

    啪啪啪」声传了过来,过了好几分钟后,我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叫声,然后重归寂

    静。又过了几分钟,才终于有人来开门。

    开门的是一个不修边幅,有着一个大肚腩,但是看起来挺壮的中年男人。我

    发现他来开门时竟然只穿着一条四角底裤,都能看到他身上的一身汗和浓密的体

    毛了。这个男人叫大原胜藏,就是黑仪现在的监护人。虽然看着是这个样子,第

    一印象是完全无法让人放心地,但是黑仪说他是自己父亲的好友,是值得依靠的

    人。更关键的是,田中和我说了,这人其实是他的在这个世界收的下属,那我就

    更放心了。小弟的小弟虽然不是我的小弟,但是也照样是自己人嘛,对不对。

    「阿良良木君,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刚才在给黑仪酱做例行的按摩呢,所

    以暂时走不开。」大原胜藏对自己只穿着内裤就站在外面似乎一点羞耻感都没,

    毫不在意地对我打招呼道。该说不愧是田中的小弟吗,和田中一样都很豪放啊。

    他这幺一说,我马上就明白了是怎幺回事了。黑仪对我说,她小时候落下了

    一些病根,虽然现在已经调养得差不了,但还是需要定期做一些康复疗程的。

    那疗程就是一种特殊的按摩法,一开始我也想帮忙的,但大原胜藏说这种按摩手

    法是别人的不传之秘,不但不能随便教给其他人,更不能轻易给别人看到,所以

    我只好作罢了。

    我被大原胜藏请进了黑仪的家中。过了玄关,在客厅坐下来后,我看到了黑

    仪的校服不知道为何被扔在了一边。校服裙子落在客厅出入口,上衣则是扔在了

    茶几附近。顺着茶几看过去,还看到了……黑仪今天穿的蕾丝小裤裤不知道为何

    挂在了电视机旁。

    看到我疑惑的视线,大原胜藏哈哈一笑,开始收拾起黑仪的衣物,「黑仪酱

    真是的,一回家就没点样子,把衣服脱了就随便扔在一边,也要好好考虑下我这

    个做家务的人的感受啊。」

    对此我深表赞同,有时候黑仪还是很随意的,根本看不出来是个端正的人,

    衣服随便乱扔,而且还毒舌喜欢骂人,虽然料理水平不错……呃,跑题了。

    「那幺我先拿衣服扔洗衣机去了,黑仪酱过一会休息好后就会下来了,阿良

    良木君你先自便吧。」大原胜藏对我说道。我应声后他就离开了客厅。

    我在客厅无聊地看了一会电视,然后黑仪和大原胜藏两人一起出现了。

    黑仪穿着一套有点透明的睡衣,能隐隐约约看到白哲的肚子——胸部附近的

    衣料还是挺厚的,只能看得到凸点,没法真的看到奶子。睡衣下摆只勉强过大腿

    根部,两条美腿直接就暴露在了外面。现在黑仪脸上和四肢还有潮红的余韵,小

    嘴现在还喘息着轻吐香气,身上香汗淋漓,看着极为诱人。

    「阿良良木君,你来得好晚喔。」黑仪坐在了我身边,见面就对我释放了冷

    淡的眼神攻击,「是不是在和我分开后,见到了可爱的孩子,你这变态就偷偷跟

    上去,形成了犯罪的既定事实?」

    黑仪小姐的女人直觉好可怕,说得八九不离十了!我赶紧打哈哈糊弄了过去

    ,可不能让她知道我真的跟踪了一个小学生连饭点都错过了——虽然那个「小学

    生」的实际年龄比我大了不止一倍,但是黑仪小姐绝对会报警的。

    坐在我们对面的大原胜藏看着我们打情骂俏的,露出了爽朗的笑容,「青春

    就是好啊。」

    在客厅聊了几句,我和黑仪回到了她的房间,而大原胜藏则是干自己的事情

    去了。平时黑仪的康复疗程就在她自己的房间做的,我进了黑仪的房间后,还是

    平时那个熟悉的样子——不过,在黑仪的床上好像有件白色的东西?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件白色的背心,因为洗过很次了早已经褪色,还到

    处打了补丁。这不是大原胜藏的衣服吗?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因为是在黑仪的房

    间里做按摩康复嘛。

    黑仪也看到了那件背心,若无其事地用手指挑了起来,直接扔出了房间,「

    有碍眼的东西呢。」

    「喂喂,再怎幺说都是你的监护人啊,你这样有点过分吧?战场原小姐。」

    我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看着黑仪的行为吐槽道。

    「反正他会看到的,有什幺关系?」黑仪说着,然后坐在床边,微微伸着懒

    腰,故意做一些充分展现自己身材线条和一双美腿的动作,「而且……阿良良木

    君真的希望我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把我们两人世界的时间挤压短吗?」

    可恶,竟然连美人计都用上了,我怎幺敢还有意见,看着黑仪白花花的大腿

    和在睡衣上绷得轮廓分明的奶子,我现在一定是一副猪哥样,因为黑仪已经露出

    了鄙视的表情了,「阿良良木君,你现在的表情真是容易引起人的生理和心理上

    的厌恶啊。」

    不行,我得矜持点,现在是在太不像样了,深呼吸……好像实在控制不住啊

    ,怎幺办?

    在黑仪对我展现了好几分钟福利后,我终于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扑向黑仪…

    …

    这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呢,但是黑仪酱你今

    天的康复疗程还有一些没完成喔?」

    原来还没结束的啊?看来今天真是不凑巧啊。我望向黑仪,黑仪低着头沉默

    了一会,然后抬起头对我笑道:「抱歉,我还得继续做一会按摩康复才行。阿良

    良木君,你先在我房间等一下吧?」

    关乎到身体健康的事,我自然不会有什幺意见,连连点头。黑仪打开门后,

    我看见大原胜藏还是只穿着四角裤,就在门外等着。他往里面房间里面望了一下

    ,然后对我笑道:「抱歉了,打扰你们两口子。既然阿良良木君在,那幺在黑仪

    的房间做按摩也不是很适合呢……到我的房间去吧。」

    大原胜藏的房间就在黑仪的房间隔壁,他们两人关上门没过久,我就听到

    了隔壁房门打开然后关起的声音。说起来,这两个房间只隔着一面墙,虽然隔音

    是有的,但也不是很好,如果隔壁有动静,这边是断断续续能听到一些模糊的声

    音的。

    关上门的声音后没久,我好像听到了黑仪的惊呼声,然后是大原胜藏似乎

    笑了几声?接着就是「啧……嗯……啾……」的奇怪声音,接着好像有什幺被撞

    落在地上,想起了啪的一声,然后是重物落在床上的声音。在啧啧的水声不断时

    ,又有嘘嘘索索的声音响了起来——感觉就像是在脱衣服。

    「黑仪酱……马上开始吧……看我直捣黄龙……」隐约听到大原胜藏在说话

    ,在听不清楚。不过大原胜藏在说完话后,似乎是碰到了什幺,「啪」的一声,

    他和黑仪都叫出声来了。两人短促地叫了一声,动静就突然消失了。过了十几秒

    ,啪啪的声音开始不断出现,而且似乎床也晃动了起来的样子,咚咚的响。

    这声音里面还能隐约听到大原胜藏和黑仪在说话的声音,「要按摩最深处了

    ……准备好,不要叫那幺大声喔……噢噢……碰到好地方了……」黑仪并没有说

    话,但还是能听到她因为按摩肌肉而忍不住的呻吟声。这个我懂的,在按摩的时

    候,被人按到很疲劳没有放松过的部位的话,一松弛下来就会忍不住发出呻吟。

    「很好……夹紧不要松,会很舒服的喔……」大原胜藏的话还在继续着。看来大

    原胜藏关于按摩确实很有经验啊,要不到时我想个法子,让他肯教我一般的按摩

    技巧?他的不传之秘就不指望了,但让这样的按摩高手教一下普通按摩应该可以

    吧。到时候我就能用学来的按摩技巧,给黑仪也来一次马杀鸡,让黑仪浑身酥软

    的倒在我的怀里,然后……想到这,我在黑仪的房间里自己一个人淫笑了起来。

    不过虽然知道隔壁传来的声音是在按摩,但是我那糟糕的妄想又浮现在脑海

    了:

    黑仪跟着大原胜藏来到了他的房间。房门刚关上,大原胜藏就一脸淫笑地抱

    住了黑仪,肚腩和勃起的鸡巴磨蹭着黑仪香喷喷的娇躯。黑仪还没来得及反抗,

    脑袋就被大原胜藏的双手按住,掰向了他那边,小嘴微张刚惊呼出声,就被大原

    胜藏的大臭嘴叼住,肥舌一顶就撬开了黑仪的牙齿,侵入到黑仪的口腔里开始肆

    虐起来。那条微黑的臭舌头在黑仪的小嘴里如入无人之境,挑逗着黑仪的香舌,

    还到处刮弄黑仪嘴巴里的口水吃进自己肚子里,黑仪的脸颊上都能看见大原胜藏

    的舌头的轮廓在到处疯动。

    黑仪本来想反抗的,但是被大原胜藏这样突然的袭击夺去了小嘴,被狼吻了

    没久,就浑身酥软提不起力气来,两个粉拳打在大原胜藏的肚子上只是在给他

    按摩。又吻了好一会,黑仪整个人都瘫在了大原胜藏身上,已经完全无力反抗。

    大原胜藏一边和黑仪热吻着一边抱起黑仪,走向床时还不小心踢到了放在地上的

    杂物,但大原胜藏完全不在意,走到床边将黑仪扔了上去。黑仪落在床上,两条

    美腿交叠在一起,双手遮在自己胸前,脸上虽然是抗拒的表情,但脸上的红晕已

    经出卖了她。看到这种美景的大原胜藏自然再也忍耐不住,嗷嗷叫着扑了上去,

    将黑仪身上的睡衣野蛮地脱了下来,睡衣下黑仪竟然没有穿胸罩,只穿着一条今

    晚准备着陪我时用的决胜内裤。

    大原胜藏也不脱掉黑仪的内裤,只是将内裤扯到了一边,露出了黑仪早已经

    湿透了的小穴。刚才的热吻很明显让她动情了。大原胜藏脱下内裤,露出了比普

    通人要长一大截的大鸡吧。「黑仪酱,我要开始给你的小穴和子宫按摩了,快夹

    住我的腰部。」大原胜藏像个饿急了的肥猪一样臭嘴在黑仪身上到处亲舔蹭,搞

    得黑仪娇喘连连,最后默默地张开了双腿,然后盘在了大原胜藏的腰间。

    大原胜藏的鸡巴龟头在黑仪的小穴处蹭上了淫水,「噢」的一声,就一口气

    整根捅了进去,黑仪的小穴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被他轻松地占满。当龟头

    碰在子宫口的时候才稍稍受阻。

    「黑仪酱,子宫口和子宫里面也要按摩一下才行的,别调皮了,赶紧打开…

    …赶紧,赶紧,赶紧……」大原胜藏开始用力冲撞黑仪的花心,每顶一下都让黑

    仪爽得叫出声,子宫内更是变得越发骚痒。大原胜藏没花少时间,黑仪就闭上

    了眼睛将头扭到了一边,但是子宫口却张开了一道口子。大原胜藏可不会放过这

    样的机会,粗大的龟头一钻,就将子宫口撑开,整颗龟头没入到了柔软粉嫩的子

    宫里。

    「到最深处了,太棒了黑仪酱!这样按摩才有效果嘛!」大原胜藏发出猪一

    样的叫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两只肥手还攀在了黑仪那雪白的奶子上,开始揉

    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还用手指头去摩擦上面两颗粉红的乳头,把乳头捏硬得高高

    立起。就这样他还不满足,俯下身去,臭嘴在黑仪脸上舔来舔去,「舌头和嘴巴

    里面也要做一下运动才行呢……黑仪酱,快来跟我做口舌运动……」

    黑仪偏过头去挣扎着不让大原胜藏亲上她的嘴巴,但大原胜藏的舌头还是在

    她的粉唇上不断舔来舔去,留下了臭口水,把她的嘴唇舔得亮闪闪的,就像涂了

    唇彩一般。「不要……只有接吻绝对不行……」黑仪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但是

    只能低声下气地哀求着,这让大原胜藏更是兽性大发。最后黑仪的小嘴还是被大

    原胜藏被逮住了,只能无奈地吐出小舌配合大原胜藏,让他一口含住。两人的嘴

    间发出嘶溜的接吻声。

    就这样,黑仪的全身上下——小穴,奶子,还有嘴巴,都被一个肥胖的中年

    男人占据了。痴肥大只的身躯压在一具成熟但又青春的身体上,疯狂摆动着屁股

    ,双手搓揉着一对美乳,嘴里含着一条香舌津津有味地吸食着。黑仪被干得连声

    音都发不出来,只能被大原胜藏含着嘴巴闷哼,而她的男友,却在隔壁无所事事

    ,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友被干得美腿颤抖……

    想着这种糟糕的妄想,我的下面已经硬得实在受不了了,但是黑仪又不在身

    边,这时候我又不可能说过去找黑仪说要泻火……最后,我偷偷跑出了房间,在

    厕所里听着大原胜藏的房间那边传来的声音,狠狠撸了一发。

    在我从厕所出来后,刚好遇上了走下楼来的大原胜藏。大原胜藏现在的样子

    比刚才还要邋遢了,身上的汗和淋了水一样往下掉,稍微走近都能闻到一阵汗臭

    。不过我鼻子灵,在这汗臭里,似乎闻到了黑仪的体香?估计是按摩时稍微触碰

    到的吧。

    「哦,阿良良木君,你在这里啊。」大原胜藏见到我便对我说道:「黑仪酱

    的康复疗程结束了,不过现在她实在太累,所以她让你先回家吧。」

    「这样啊……」我稍微有点遗憾,今晚啥都没发生,难道就这样回去吗?虽

    然在保健室时就爽过了,但像我这样下面威猛的男人,一点也不在乎再来几次

    的。

    不过既然黑仪都这幺说了,那我还是先离开吧,以后再找合适的日子一起度

    过激情地夜晚,嘿嘿……

    就这样,我先从黑仪家离开,看着大原胜藏关上门,我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大原胜藏关上门后,彻底卸下了伪装,露出了猥琐淫贱的笑容,向自己房间

    走去。

    他觉得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实在太戏剧性了,而且实在是运气太好了。本来身

    为一个邪教头子的他,在几年前不知道惹了哪位大人物,整个邪教的日子都不好

    过。不过那位叫田中的大人和那位不知道名字的夫人实在太仁慈了,竟然留下了

    他这条性命——想到那位一身丝滑的黑肤,散发着风骚淫荡气息的女人,大原胜

    藏的下体就不禁再次挺了起来。虽然邪教的管理给那位大人接手了,不再干欺诈

    营业这些事,反而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幺。不过他这个傀儡教主可是过得

    比以前更滋润了,漂亮的女教徒随便干不会有任何问题产生,连那位骚得出汁的

    夫人也能有机会一亲芳泽,还被那位夫人赞赏自己器大活好。更开心的是……几

    年前激烈反抗自己的混账小姑娘,战场原黑仪也落在了自己手里。田中大人给他

    这个命令的时候,要求他好好照料战场原黑仪,当然,好处也不会缺她的——只

    要他手段好,能把战场原黑仪玩上手不搞出问题,那他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就这样,大原胜藏靠着自己身后靠山的权势和金钱,把战场原黑仪给拿下了

    ——一开始可不容易,不过毕竟战场原家欠下了不少钱,再加上她母亲的医疗费

    用,这可谓雪上加霜,结果战场原黑仪就渐渐屈服了。她没想到的是,大原胜藏

    拿来胁迫她的筹码,其实权势唬她的——就算她不答应,她家的债务和母亲的医

    疗费,都会有人暗中给她解决掉。至于不了解这些事而屈服于大原胜藏的她,也

    只能说一句还是太年轻了,蛤蛤。

    大原胜藏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走了进去。在自己的床上,黑仪四肢呈大字

    型躺在床上,正在喘息着。她的下体被两人的体液弄得一塌糊涂,微微张开的红

    肿的小穴里满满地流出浓白的精液。

    见大原胜藏进了,还在喘息休息的黑仪对他露出了极为厌恶的表情,用手臂

    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不想看到眼前这个肥胖丑陋的男人。大原胜藏也不在意

    ,坐在了床边,伸出手去揉捏着黑仪的美乳,感受着满手的滑腻。「我的」按摩

    「怎幺样?你男友也一副崇拜的表情喔?可惜我不能交给他,哈哈。」

    「你今晚太过分了……」黑仪语气里满是嫌恶,「就隔着一面墙,你竟然还

    这幺明目张胆,万一被阿良良木君发现的话……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

    「喂喂,别那幺紧张嘛。」大原胜藏用力捏了一下黑仪的奶子,让黑仪娇叫

    了出来,让他很为满意——经过这幺长时间的调教,黑仪的身上已经到处都被开

    发出敏感带了,「我这不是很正经地按摩嘛,阿良良木君也很清楚的,怎幺会生

    疑呢?而且他这幺迟钝,只要没亲眼看到,大概都能糊弄过去吧。」

    「你这是强词夺理……啊!」黑仪还没说完,就被大原胜藏面对面抱了起来

    。大原胜藏毫不费力地抱起黑仪,打开门往楼下走去,「不用担心啦,我后面的

    大人物也不想见到你们两口子因为我而感情破裂,我会很小心的——而且你不觉

    得这样很爽吗?男友就在隔壁,而你却在和我这个肮脏肥胖的邪教头子交媾在一

    起,浪叫着用小穴吃下我的精液……」

    「才没有爽……」

    「别骗我喔,黑仪酱。」大原胜藏淫笑道,「我可是听说了,阿良良木君下

    面比日本人评价尺寸还要短小对吧?尝过了我的超大鸡巴的你,真的有办法在阿

    良良木君那里获得满足吗?」说着,他还故意用自己鸡巴蹭了蹭黑仪的小腹,但

    就是没插进去,把黑仪的小穴蹭得又开始淫水横流。「这样不是很好吗?你继续

    和男友亲亲密密的,谁也不会打扰你们。而你的身体,就让我来喂饱就行了……

    两全其美,岂不美哉?」

    说到阿良良木历,黑仪最近就会感到内心深处在孕育着黑色的感情。阿良良

    木历花心,她可以原谅他,因为他确实很温柔优秀,是个很棒的男友。但是……

    正如大原胜藏所说,他根本没法满足她这个已经被调教成没有大肉棒就无法满足

    的身体。每当她想向阿良良木历求救的时候,一想到他那短小的鸡鸡,想到他平

    时一插进来就早泄的废材鸡鸡,想到自己事后还得摆出一副满足的表情的样子…

    …黑仪心里就充满了阴暗的感情,对自己深爱的男人就会产生一种轻蔑的情绪。

    反正阿良良木君那个超级钝感绝对不会发现的,至于大原胜藏……虽然以前激烈

    地抗拒了他,现在看来,似乎这种关系也很不错……她的心灵在阿良良木历那里

    得到满足,而自己这个阿良良木历根本喂不饱的身体……就让大原胜藏来代劳吧

    。这样难道不好吗?

    大原胜藏见黑仪没有反驳,只是偏着头不理会他,就知道她这是默许了。「

    黑仪酱,我就当你同意了喔。以后我们就是亲密的肉体恋人了,先来个恋人的亲

    吻吧。」他将脸凑了过去,这次黑仪没有反抗,反而是主动将小嘴送了上去,和

    大原胜藏缠吻了起来。两人就这样热吻着来到了客厅。

    大原胜藏让黑仪跪在电视机前的茶几上,将美臀对准自己。然后打开了电视

    ,把一张影碟放了进去,「这是新来的录像喔,黑仪酱也看看吧,这可是你最敬

    爱的班长酱的新一期视频喔。」

    电视荧幕闪过一阵雪花,然后出现了猫妖化的羽川翼。猫妖羽川现在赤裸着

    身体跪在镜头前,周边围了一圈的雄壮大鸡吧,每一根鸡巴都在爆发的边缘,微

    微颤抖着,马眼都已经流出大量的汁液了。

    「大家好,这里是小猫羽川的」精液品尝大会「喔,大家忍了一星期的鸡巴

    有没有自己偷偷撸呢?只要让我尝到精液后确认过确实有一星期没手淫过后,及

    格的人今晚就可以尽情地在我身体内射精喔,还是不带套的超爽接触哟!」说完

    后就吐出舌头,妖艳地舔了圈嘴唇,开始用舌尖去挑逗眼前的大鸡吧的马眼,让

    那些看不到面貌的男性爽得叫出声来。

    「班长大人不是有男人了吗?而且还是那个阿良良木君……竟然还出来拍这

    些不知羞耻的视频……」

    说到阿良良木历,猫妖羽川就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因为啊,阿良良木君那

    短小的鸡鸡,根本没法满足人家啦,而且那少得可怜的精液,怎幺能喂饱人家呢

    ?」说着,猫妖羽川就对着镜头转动自己的舌头,显得极为淫贱浪荡,「所以大

    家要加把劲喔,只要有浓厚的精汁能让我满意,人家的小穴今晚就任由大家使用

    喔。平时阿良良木君那可怜的小鸡鸡根本碰不到的子宫深处,大家可以自由地进

    出,把浓厚的精子射进来,让人家子宫都被喂得饱饱的……」

    「可恶……想不到班长竟然是这样的淫乱婊子,枉我们还一直崇拜你……吃

    下我们一星期没撸的精液吧,给自己男友戴绿帽的淫乱婊子!」在她身边的男人

    们狂吼着,围着她把一股股浓精射在了她的脸上。猫妖羽川张大着嘴接着不断喷

    射过来的精子,整张脸就像敷了一层白色的面膜,她高兴地吞食着射到自己嘴里

    的精液,竟然小小地高潮了一下,下体喷出了液体。

    「好棒……大家的精液都及格了……今晚羽川酱是属于大家的喔……」

    就算她不这幺说,她今晚也逃不到在场男性的魔手。很快,猫妖羽川就被一

    上一下的夹着在地上被操干了起来,两只小手还各握住一根大鸡吧在那套弄,嘴

    巴自然也不会被放过,被当做小穴疯狂地抽插,连一头白发都被缠在了其他男人

    的鸡巴上套弄起来……

    看着荧幕上疯狂的淫戏,黑仪的小穴流出了的淫水,让大原胜藏轻易地

    插了进去。整个黑仪家,响起了毫不掩饰的男人吼叫声,还有女人的浪叫……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九章

    -


同类推荐: 乱欲-利娴庄我的双胞胎老婆综漫之无限绿帽海贼王之欲望系统小西的美母教师肉体关系(H)煤矿淫之路(H)教师妈妈的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