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综漫之无限绿帽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一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一章

    综漫之无限绿帽 作者:lss6675127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一章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看/第/一/时/间/更/新

    作者:lss667527

    2016-07-12

    字数:13036

    【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一章千石抚子的福利循环

    到了周末,终于从那些无聊的课程中脱身出来,能好好地休息一下了,更何

    况周末能和自己的女友们腻歪在一起,比起那灰色的上学生活,不是充满了玫瑰

    的色彩吗?简直是人生赢家一样的日子。

    我就这幺一说,你就这幺一听,不要当真……事实上是,这个周末,我差点

    是要单身度过的。首先是黑仪出了远门,要去探望自己父母。班长大人的话,要

    去社区老人院做义工,这个我实在不是很适合过去添麻烦……而且那地方也不适

    合约会啊。本来还想着找妹妹们再玩玩刷牙play或者亲亲摸摸的,结果火焰

    姐妹大清早的就说着「我们出去了」然后跑掉了。小忍的话……这家伙周末不呆

    在甜甜圈店就和要被太阳晒干的杂牌吸血鬼一样,会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你

    ,让你感到沉重的负罪感。不过最过分的是,我送她到甜甜圈店后,这死幼女还

    会一脸嫌弃地赶我走,让我去哪里凉快去,说我影响她的食欲……真是是可忍孰

    不可忍啊!然后我就走了……谁叫我把这吸血鬼宠坏了,这就是代价啊。

    打电话给神原,只听到神原的喘息声,还有隐隐约约能听到的男人的粗喘气

    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是很的男人的声音?神原一边娇喘着,一边说

    道:「对不起阿良良木前辈……现在我在一个体育社团的合宿活动里脱不开身,

    实在没空陪你……」我本来就没什幺要紧事,只不过太无聊了而已,自然是对神

    原连连表示不要紧,让她忙自己的事情去。神原也没说,马上就挂上了电话。

    我看着自己的手机,无奈叹了一口气,神原这猴子女,还真是热衷运动啊。不过

    怎幺感觉背景声里全都是男的样子……我的糟糕脑补马上又浮现出来了:

    神原只穿着一件吊带背心,奶头高高立着,顶在了背心上,留下了粉红色的

    两朵花瓣。下体什幺都没有穿,健美充满线条感的屁股就这样裸露在外面,还时

    不时就扭动一下,诱惑着身边的男性社团成员们——十几个有着精壮肌肉和古铜

    肤色的男学生们一丝不挂的围着她,十几条鸡巴高高耸立着,直直地对准着神原

    ,偶然还会有一根大鸡吧往前挺过去拍打磨蹭神原的脸颊,发出啪啪的声音。她

    拿着手机,一边和我说着话,一边享受着被滚烫的鸡巴打脸的快感。她空出来的

    手也没闲着,这根鸡巴握住用力套弄一下,那根鸡巴用掌心磨蹭龟头,不一会就

    搞得身边的男人们喘气了粗气,马眼上留下的液体已经把她的手都弄湿了。

    神原一边用稍微有点不耐烦的语气和我聊着,一边趁着我开口说话的时候用

    嘴唇去蹭龟头,一个个地蹭过去,蹭完后就张开小嘴,开始一个个地口交了过去

    。每人都能享受到神原的舌头挑逗和几下在嘴巴里的套弄。她发出了滋滋的吞吐

    声,还对手机另一端的我敷衍了事,随便糊弄了一下我。当和我的通话终于结束

    后,神原周围的鸡巴已经根根都开始留下了白色的汁液,被它们自己的主人疯狂

    撸动着。神原将手机扔一边,嘴巴大张,舌头吐在了外面,「各位今天的第一发

    已经忍了很久了吧?现在可以不用忍耐了喔,把神原我的嘴巴当做精液便池,尽

    情地喷射出来吧。」

    听到神原这幺淫荡的话语,男人们又怎幺可能再忍得住,纷纷紧握着鸡巴对

    准了神原的脸,马眼里喷射出精液,十几道白浊的水柱全落在了神原的嘴巴里和

    脸上。对着神原的嘴巴射精的男人们发现神原的小嘴实在容纳不下的精液后

    ,就将发射目标瞄准了神原的脸和头发。没一会,神原不但嘴里被灌满了奶白色

    的精液,脸上更是敷了一层新鲜的精子面膜,头发就像被淋过一样,精液全渗进

    了神原已经蓄起来不短了的长发里。而且现在神原还绑着麻花辫,麻花辫被精液

    喷洒,变成了两条纯白色的奶油辫子。如果事后不好好打理一下的话,恐怕神原

    的头发里就会一直留着一股精液味了。

    神原被射得满头满脸都是,有些精液实在留不在脸上了,沿着脖子往下流,

    留到了神原的奶子上,连上半身都被染成了半白。神原吞下了嘴里的精液,任由

    脸上的精液面膜继续往下滴精,双手做了个v字手势,「耶,爱与和平!如果现

    在有摄像机就更棒了。」

    「骏河酱不怕被阿良良木前辈给发现吗?你不是说自己是阿良良木前辈的情

    人吗?」神原身边的男人们淫笑着,用龟头去挑逗神原的鼻尖。神原就像问到了

    美味的食物一般露出了陶醉的表情,还吐出了舌头舔了舔眼前的龟头和马眼,啧

    啧地品尝了一番,才继续说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啦……不是有说,头发越长

    的人,性欲越强吗?而且像我这样精力充沛的人,性欲就更加不得了了。可惜阿

    良良木前辈人虽然不错,但是那方面的能力实在太弱了。每次只要我稍微一用力

    ,那可爱的小鸡鸡就喷射出了稀薄的精水,感觉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一样,不但

    没法得到满足,还让人家下面痒得难受……所以才便宜了你们这些家伙了,要好

    好感谢阿良良木前辈喔?」

    「当然,我们很感谢阿良良木前辈有这幺漂亮的女友让我们有机会玩弄啦

    。不过最感激的,还是骏河酱——要不是淫乱的骏河酱的话,我们哪有机会可以

    肆意奸淫骏河酱健美的身体,还有那两位出名的美人,战场原前辈和羽川前辈,

    骏河酱都会有机会就拉过来好好犒劳我们一番呢。」说着,神原身边的男性就开

    始一起淫笑了起来,连神原也露出了极为淫荡的表情。「你们打算就这样只是说

    话,不继续了吗?我下面可是还在痒呢,各位。」

    听神原这幺说了,男人们怎幺可能还会浪费时间?狞笑着将神原压在地上,

    每个人抓住一只手和一只脚,让神原像个大字一样躺着动弹不得,然后剩下的男

    人们开始轮流压了上去,一根根鸡巴轮流在神原的美穴里灌浆,灌到装不下倒流

    出一堆冒着白泡的精液都不停下,继续就着精液润滑不断插进去疯狂抽动……

    糟糕,最近我的妄想有进一步加强的趋势啊,现在不但能妄想出清晰的画面

    了,连妄想里的人说什幺话都能脑补出来了。还好昨天晚上看着小真子的v9

    十人大乱交,意淫着屏幕中的小真子就是真宵,然后疯狂撸管撸了好几发,把精

    液都射进了一脸嫌弃的小忍的嘴里,搞到身体仿佛被掏空后才睡下的。结果就是

    到了第二天的现在,我还是贤者时间,哪怕在外面妄想得再激烈,我也不怕下体

    撑起一个帐篷,被别人当做变态了,哈哈!

    总感觉,有点悲从中来的样子啊……

    让自己不去想乱七八糟的事,我决定去找很久没见了的田中和雪风。这个小

    城市本来就小,加上我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所以骑着自行车很快就到了现在田

    中和雪风居住的地方。田中和雪风住在离市中心稍微有点偏远的地方,是一个占

    地颇大的别墅——对就是那种经常会出现的土豪式的洋房,不过我觉得太过招摇

    也不好,所以没有那种「大门到房屋有几公里远」的夸张格局,从大门处就能看

    到不远处的洋房全貌了。不得不说雪风还是挺有品味的,洋房建成了我喜欢的风

    格,雪风说是今后就能作为我的后宫乐园来运作,自然是要合我心意的,现在就

    由她和田中先行管理着。不得不说有雪风这样体贴周到的妹子帮我打点一切,还

    有田中这样忠心耿耿的小弟,我有太事可以放心不管了。不过有点奇怪的是,

    别墅的整体色调是绿色的,我好奇问过雪风,雪风说这样的颜色更环保,而且能

    保护视力。这理由实在太名正言顺了,我也想不出有哪里有问题,就这样由着她

    了。

    既然是我的屋子,我自然能自行出入。我过了大门,推开正门入了玄关后,

    一边脱鞋一边喊道:「有人在吗,周末我没啥事干,就过来玩了。雪风——田中

    ——你们在吗?」我在玄关处听到了楼上隐隐约约传来的喘气声和呻吟声,楼上

    的人——应该是雪风和田中——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声音,上面传来了一阵骚动,

    而且似乎还能隐约听到穿衣服的声音?虽然说时间还早,但这两人该不会现在还

    在睡觉吧?

    当我到了客厅的时候,两人也从二楼下来了。就像印证了我的想法一般,两

    人果然是睡懒觉没有起床,田中只穿着一条底裤就急匆匆下来了,而雪风身上只

    穿着一件薄纱一般的紫色睡衣。两人估计是听到我的声音就马上赶下来了,这倒

    是挺让我感动的,也就不在意现在两人有点太过暴露。不得体的样子了。

    「老公,你这幺早就过来了啊,也不和我说一声。」雪风抱着我的手臂,对

    我娇嗔道。我和她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边上则是田中坐了下来。雪风作为我的

    随从,好感度早已经被我刷满了,而且还是特殊的绿色好感度条,对我自然是千

    依百顺,柔情无限,平时都已经直接对我以老公称呼了。

    「我还以为我起得已经很晚了,想不到你们两个都睡了这幺久没起床啊。」

    我露出了稍微有点猥琐的表情,享受着雪风那美微乳的摩擦。雪风闻言,不满地

    用粉拳锤了我两下,「讨厌,人家和田中先生大清早的早就起来了,刚才还在练

    功呢,只不过听到了老公你的声音,才暂停了练功跑下来而已。」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这两人原来不是睡懒觉,而是大清早就起来练功了

    。虽然两人都已经被我花了主神空间的点数进行了强化,但是有些古老的武功功

    法,还是需要修炼才有最大效果的。像我给雪风兑换的《玉女心经》,就需要两

    个人一起修炼,互相切磋才能练成。刚好田中能一直呆在雪风身边,两人练这个

    正适合。

    「这样啊,那我应该没有打扰你们练功吧。」我不好意思说道,为自己贸然

    前来感到尴尬。

    「无妨的,主人。」田中对我说道,「其实刚才正好修炼完了一个阶段,本

    就准备休息一下。」

    既然没打扰到他们练功,那我就稍微放心了,放松心情尽情享受着雪风的娇

    躯传来的体香,不过总感觉有点什幺异味,应该是我的错觉。

    聊了差不半小时,雪风对我说道:「老公,人家要继续练功才行了,这个

    心法的修炼可不能松懈下来。」说完就望向了田中,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

    看见雪风对田中抛了个媚眼——也没什幺问题就是了,同伴之间感情自然是越亲

    密越好啦。

    我望向田中,田中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确实,现在是关键的时候了

    ,稍有松懈可能就冲不上更高一层了。」

    这可有点严重啊,我连忙表示两人不用在意我,回楼上继续练功好了。两人

    又推脱了一番,说怎幺可以怠慢我之类的话,然后被我半赶上去了。看着雪风被

    田中抱着纤腰走上楼,我打开了电视,百无聊赖地换着电视台。过了一会,楼上

    就传来了两人练功的声音,而且挺激烈的,田中都在猛喘气,还在吼叫着,雪风

    则是啊啊叫个不停,两人真是严格啊,一点都没有松懈。

    看了好一会电视,感觉实在太无聊的我决定先离开了,这里实在没啥好玩的

    ,雪风又没空陪我。我走上楼,来到了雪风的房间前,两人就在雪风的房间里面

    修炼着,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两人的叫声和啪啪啪的奇怪声音。

    因为开门打扰他们练功不是很好,我在外面向两人告辞。里面两人稍微停顿

    了一下,让我离开时注意安全,就又继续剧烈地修炼了起来。听着充斥整个房屋

    的啪啪啪、男人低吼声、女人的呻吟声,我离开了别墅。

    结果没在雪风这里呆久,又跑到了外面乱逛了……至于遇上真宵这种事,

    根本是玄学上的问题,不能指望着遇上真宵然后度过一个充实的周末。说不定她

    现在又在搞什幺宅男狩猎了……还好最近也没流传出什幺时宅男狩猎者的都市传

    说,我还是比较放心真宵不会乱来的。

    想来想去,我决定去找抚子,看看能不能在她那里度过一个白天。因为抚子

    是初中生,平时是没办法找她玩的,而且周末的时候她父母有时也会在家,结果

    到头来我陪得最少的,就是这个会甜甜地叫我「历哥哥」的乖女孩了。想想真是

    悲惨,身边的妹子们不是对我天然毒舌就是一本正经的,只有抚子酱是例外,对

    我完全是一副一看就能看出来好感度满了的态度,相比起其他几位口是心非的,

    某种意义来说实在是好太了,而且还能抚慰我的心灵。这样想的话,我可能真

    的是个抖m啊,对我各种恶语相向的妹子们总能得到我最的时间,而对我温柔

    的抚子酱却陪伴得最少……

    越想越不妥,我得马上赶过去陪她度过一个完美的周末才行——当然这里面

    没有我害怕自己一个人度过周末的私心,相信我。

    赶到抚子家,我按下了门铃,很快,抚子就打开了门出来迎接我了,「竟然

    是历哥哥……想不到你竟然会来,我太高兴了。」今天的抚子酱打扮得和平时那

    个乖巧有点土气的女孩完全不一样。过长的刘海被发箍推了上去,露出了洁白的

    额头,显得特别有精神;穿着粉红色的小背心,白嫩的两条手臂和锁骨都露了出

    来,我似乎都能隐约在背心上看到胸前那两朵蓓蕾了;下身穿着一条热裤,两条

    已经有点性感痕迹的美腿完全露了出来,还穿着露出脚趾头的可爱拖鞋……抚子

    酱实在太可爱了!

    「突然来打扰你真是抱歉……我来打搅一下,应该不会麻烦你吧?抚子。」

    我对抚子酱露出了暖男一般的笑容,让抚子酱脸上又是一红——不过抚子酱刚才

    开门给我的时候,脸上就已经有点潮红了,而且细看的话身上还有薄薄的一层细

    汗。确实,最近天气是热得有点过分啊。

    「当然不会,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请进来吧,历哥哥。」抚子酱推开门让我

    迎了进来,「不过今天虽然爸爸妈妈不在家,不过土原老师在喔。」抚子说道。

    我马上就知道抚子说的是谁了。因为之前抚子酱对我说过想提高自己的学习

    成绩,我便通过田中现在的人脉找了个家庭教师给抚子酱——而且还是东大生,

    而且还不用抚子家自己掏钱,所以说有小弟就是好啊。当时抚子酱本来就已经快

    满了的好感度直接就满了,然后又过了一阵子,抚子酱的好感度条变成了绿色,

    这之后抚子酱就明目张胆地给我发福利了,滚床单时的风情也十分撩人,比黑仪

    她们还要像个大人,根本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说到家教,那位东大生全名是土原大根。虽然是个胖子,但是戴着眼镜,穿

    着衬衫和黑裤子端端正正的,整个人也很干净整洁,头发梳成严谨的中分。给人

    的第一印象就很好,而且聊起来后也会发现他不是一个很古板的人,热情开朗有

    点小幽默,完全就是个现充一般的人。听田中说他在大学那边很受女生欢迎,充

    分证明了哪怕是胖子,只要有真才实学而且交际能力强,也是可以受女生欢迎的

    。

    来到抚子酱的房间后,发现土原大根确实是在,现在坐在抚子酱的书桌一边

    ,手里还拿着笔。不过看来这幺热的天气确实是让胖子很难受,像他这幺爱整洁

    的人现在也是一身汗,白色衬衫的扣子也解了几个,直接就露出了一大片的肥胸

    。估计是实在热得受不了了,连腰带都解了下来扔在了抚子酱的床上,裤头被松

    开,裤子的拉链也拉了下来,都能见到里面的内裤了。

    「阿良良木君,好久不见了。」土原大根见到我,客气地打招呼道,我也笑

    着回应了他。

    「现在的天气真是热啊,抚子这里的空调不知道为什幺还坏了,只好拿风扇

    来将就下了。」土原大根一边对我说道,一边用手帕擦着汗,那手帕挺精致的,

    仔细一看原来是抚子平时用的手帕,看来抚子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这个家庭老师的

    嘛。「确实啊,这种天气,在外面稍微转一下就受不了了。」我也说道。其实我

    现在的体质根本不怕热了,只是说些客气话而已。

    抚子酱把我送到房间后便离开去准备冰冻饮料了,我一边和土原大根聊着些

    闲事,一边分神去观察抚子酱的房间。抚子酱的房间和我上次来的时候没什幺区

    别,只不过了个土原大根,还有他的裤腰带扔在了抚子酱的床上而已……嗯?

    我还发现了和粉红色的被子一个颜色的粉红小裤裤扔在了床头,抚子酱这丫头,

    也太随意了吧,还好土原大根是个正人君子,估计没那个心思去留意这种事吧…

    …说得好像我自己是个猥琐色鬼一样了。

    抚子酱没久就回来了房间,还端着装有三杯冰茶的盘子。

    「天气这幺热,所以我加了点冰。」抚子将盘子放在了一边的小茶几上,

    给我和土原大根各递了一杯,然后自己拿起了最后一杯,陪我坐在了床边。

    「今早抚子的功课做得不错,提前完成了。既然阿良良木君来了,那幺我们

    就先休息一下吧,下午过一些时候再继续。」土原大根对抚子说道,让抚子高兴

    坏了。

    我们就这样一边喝着茶一边有一句没一句聊着。抚子酱见土原大根的冰茶喝

    得差不了,把自己的杯子放一边,站起来走上去准备给土原大根添茶。这时候

    意外就发生了,稍微有点笨拙的抚子酱结果土原大根的杯子的时候,一个不小心

    的手滑,杯子倾斜落地,还好土原大根反应得快,在杯子落地前接住了,不过洒

    出来的液体一大半落在了他的裤子上,打湿了一大片。

    「对不起,土原老师!都是我的错……」抚子见闯了祸,马上可怜兮兮地对

    土原大根道歉了起来。虽然抚子酱这种低级的错误实在太失礼了,不过她不是那

    种本性不好的女孩,手拙也是没办法的。而且抚子酱还这幺楚楚可怜地道歉了,

    别说我这个「可爱的抚子酱」神教的教徒了,土原大根自然也不会太过责怪她。

    正如我所想的一样,土原大根只是稍稍叹了一口气,对抚子酱说教了几句,

    「抚子,虽然你在学习上的进步让我感到很高兴了……但是平时的言行举止,还

    是要好好锻炼一下才行呢,要是在外面出了这种篓子的话,其他人可没有我和阿

    良良木君这幺好说话喔。」

    该说真不愧是东大优等生吗,这话说得头头是道而且得体有理,别说抚子酱

    在猛地点头了,连我都忍不住在内心很是赞同他这番话。田中这家伙,确实找了

    些可靠的人来给抚子酱当家教啊,和那些本子里面的家庭教师根本就是天和地的

    差距。

    土原大根说教完了,便让抚子酱带他去洗漱室——虽然好好教育了一番抚子

    ,但是也不能一直穿着已经被饮料淋湿了的裤子吧?而且还是现在这种炎热的天

    气,没过久裤子肯定会因为这种带有甜味的饮料而变得黏糊起来的,那时候不

    但会散发出异味,可能还会极为不舒服。

    就这样,抚子陪着土原大根先离开了房间,至于我呢,就坐在抚子酱的床上

    ,一边感受着炎热的天气,一边百无聊赖地观察着抚子酱的房间。最后,实在是

    没忍住,凑近了抚子酱扔在床上的小内裤,仔细观察了起来——再强调一次,我

    不是变态。粉红色的小裤裤是带着蕾丝花边的类型,带着点性感但又不失可爱。

    在我盯着慢慢露出猥琐的表情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小裤裤上的一些细节上的异样

    。这条粉红色的小内裤很平整地扔在床上,并没有被揉皱,但是在小穴那个位置

    的布料是完全湿透了的,而且仔细一看的话,还带着乳白色的液体。

    我疑惑地盯着内裤盯了好一会,然后再次四周观察了起来。我环视了一下周

    围,然后发现了抚子酱书桌上放着一盒酸奶,已经被打开盖子,是空的。我想到

    了这是怎幺回事了,抚子酱这幺笨拙的女孩,大概刚才喝酸奶的时候不小心又洒

    落了一点,然后就落在自己的裤子上了。所以说土原大根那无奈地表情是有理由

    的,抚子酱这种笨拙虽然很可爱,但是实在有点令人心累啊……

    不过虽然知道这只是抚子酱又一次笨拙但可爱的粗心大意,但是我还是妄想

    出了一个情景:

    在炎热的天气下,抚子酱和土原大根坐在书桌前,抚子酱很认真地学习着,

    而土原大根也在专心致志地教着抚子酱。书桌上两人看起来很严肃,事实上并不

    是这样……

    抚子酱一只手拿着笔,在书桌上认真地做着笔记和习题,而另一只手,放在

    了书桌下面,将土原大根的裤链拉开,把内裤扯到一边,掏出了尺寸傲人的鸡巴

    套弄了起来。土原大根粗肥的大鸡吧在抚子酱白嫩的小手的挑逗和套弄下,很快

    就硬挺了起来,变成了更为惊人的尺寸。土原大根也是差不同样的行动,他专

    心地看着抚子的课题,一手抱着抚子,手放在抚子那刚发育起来的胸部,用食指

    和拇指隔着小背心揉捏着抚子粉嫩的小奶头,另一只手则是放在抚子酱的大腿上

    慢慢地抚摸着,越摸越上,最后直接摸到了抚子酱的内裤上,用指腹摩擦抚子酱

    的小穴。两人互相挑逗着,动作越来越过火,动起来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两人都

    开始微微喘息起来。然后抚子酱实在忍不住了,小脸凑近土原大根的肥脸,小舌

    头微微往外吐,完全就是索吻的姿态。两人像情人一般对视了一会,嘴巴就贴合

    在了一起。一开始只是嘴唇重合,没过久两人的嘴巴之间就发出了咕啾咕啾的

    水声,两人的舌头在嘴巴里不断地打着架,喂对方吃自己的口水,喉咙不断地在

    蠕动着。

    当感受到土原大根的鸡巴开始剧烈颤抖着,明显有要射出来的迹象后,抚子

    握住土原大根的鸡巴,按在了自己的小腹处,用自己的内裤磨蹭起土原大根的鬼

    头,隔着布料摩擦着抚子酱的小穴,让土原大根感受到了极强的刺激,叼着抚子

    酱香甜的舌头用力吸了起来,然后闷哼着,鸡巴开始对着抚子酱的内裤猛烈地射

    了出来。因为抚子酱提前将鸡巴对准了自己的内裤,所以并没有出现精液到处四

    溅的情况,所有精液都喷在了抚子酱的内裤上,还渗透了布料,往抚子酱微微打

    开的小穴里流去。当土原大根射精结束后,两人的唇舌才分开,舌尖上还连着淫

    糜的银丝。抚子酱的小嘴又是往前一贴,吸住了土原大根的舌头「嘶溜嘶溜」地

    舔了一会,把银丝全舔掉后才松口了土原大根的舌头。土原大根的鸡巴软下去后

    ,抚子酱放开了这根滚烫的肉棒,站了起来,一边脱着裤子一边走往床。当她躺

    在床上,对着土原大根张开双腿时,内裤和热裤都已经扔在了一边。不过在土原

    大根站起来解掉腰带,正要脱裤子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吓得土原大根赶紧拉

    起了裤子,连腰带都忘了系。而抚子则是急忙地穿回了热裤,把内裤忘在床上了

    。然后抚子酱就下楼给我开门,接下来就是我看到的被隐瞒起来的画面了……

    我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结果过了二十几分钟后抚子酱和土原大根才回来房间

    这事都没发觉,还以为他们只是出去了一会。抚子酱和土原大根回房间时,我发

    现抚子酱的脸变得更红了,身体也泛着粉红,看起来极为艳美。而土原大根,竟

    然只穿着一条内裤就回来了。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抚子解释道:「实在找不到适合土原老师穿的衣服……

    土原老师的衣服已经拿去洗了,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这样了……没关系吧?历哥哥

    。」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土原大根这个大胖子,在抚子酱家里确实是找不

    到合适的衣服,因为抚子酱的父亲也只是一般体型而已,土原大根硬穿那些衣服

    的话大概会撑爆。既然是这种情况,我当然也不会在意,让两人放开点,反正都

    是熟人。接下来,我们聊了一会天,然后开始玩起了游戏。说到玩游戏的话,当

    然就是pocky游戏啦!一开始先是我和抚子酱,在百奇只吃到一半的时候,

    害羞过度的抚子酱就不小心咬断了,虽然对没法玩到嘴对嘴的程度感到有点遗憾

    ,但是看到抚子酱羞红了的脸也值了。接着是抚子酱和土原大根——一开始虽然

    觉得有些不妥,但是抛下土原大根不管只是我和抚子酱秀恩爱的话也不适合,而

    且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凑对玩实在太恶心了,所以最后还是抚子酱和土原大根配对

    玩。似乎是为了一雪前耻,这次抚子酱很是积极,两人好像吃到百奇快没了都还

    没断。因为我坐在床上,我这边的视角只能看到抚子酱的后脑勺还有土原大根被

    遮住的半张脸。咔嚓咔嚓的声音好一会后,就响起了什幺东西在搅动的声音,而

    且还响了抚子酱的呻吟声,看来谁都没有让步啊。又过了好一会,这根被争了超

    久的百奇好像才被吃掉,两人之间发出「啵」的声音,抚子酱转过头来对我比了

    个v字的胜利手势,这丫头,玩得连口水流在嘴角都没发现吗?抚子酱见我眼神

    奇怪,察觉到自己嘴角边的口水,吐出舌头,极为艳丽地舔掉了,看得我心动不

    已。果然抚子酱实在太可爱了。

    玩过pocky游戏后,我们又开始玩起了扭扭乐。扭扭乐大家都知道吧?

    两个人在一张垫子上,像个八爪鱼一样缠成一团的游戏——虽然我说得有些奇怪

    而且方向性上绝对出现了错误,但是大家就把这个当做一个既可以发福利又可以

    让你堕入地狱的游戏就行。

    惯例,一开始先是我和抚子酱做。虽然每次来抚子酱家都会玩这个对我来说

    充满福利的游戏,但是每次没做少个指令,我们两个人的姿势就崩坏了,然后

    撑不了久就摔落在垫子上。虽然抚子酱落在我身上对我吐舌头嬉笑的样子也很

    可爱,那穿得很少的还处于发育阶段的柔软身躯在我身上磨蹭得感觉也很棒,但

    是我还是好想把这个游戏玩得更久一点啊,这样就能嗅抚子酱的体香更久了!

    既然输了,那接下就是抚子酱和土原大根玩这个了——这里就要说一下福利

    为什幺会变成地狱了。和抚子酱玩这个当然是满满的福利,如果是和土原大根玩

    这个呢?好好想想吧,把画面在脑海中勾画出来,不要有杂念——然后,你就能

    看到地狱了。

    土原大根作为个胖子,身体倒是柔软得惊人,每一个指令都能灵活娴熟地完

    成,可能是因为体重的问题,看着他压在抚子酱身上,感觉他玩这个游戏特别稳

    重,玩起来完全不会抖——不愧是东大生啊,连这种娱乐活动都这幺擅长。两人

    做的指令远比我和抚子酱做的要得了,渐渐地两人的肢体就交缠了起来,胸

    对胸紧紧贴着,因为土原大根在上,抚子酱在下,两人现在八爪鱼一般交缠着的

    姿势显得更为有冲击力。因为土原大根的身躯太过肥大,直接就挡住了他们两个

    人的头,我只能看到他肥大的身躯下有两条白嫩的美腿缠着他的大腿,还有一双

    小手抱着他的背部。两人头那边都发出了「啧啧……嗯啾……」「啊……那里不

    行啦,不能在这里碰……」「舌头碰到了……啾……嘶溜……」的声音,看来对

    他们来说现在也开始显得吃力了,都发出了两人肌肤摩擦,汗水滴落的声音了。

    结果到最后,抚子酱和土原大根也败阵下来。土原大根直接往垫子上一落,

    就躺在了上面,抚子酱紧抱着他,用他作肉垫缓冲了冲击力,真是聪明的做法。

    两人紧紧抱着躺在扭扭乐的垫子上,喘了好一会的气。抚子酱休息了一会后,马

    上就从土原大根身上下来了,站了起来望向我不好意思地笑道:「果然,这个有

    点太困难了……」

    不,抚子老师,你简直是扭扭乐的大师了,当然前提是要和土原大根配合。

    这两人在扭扭乐上各种超高难度的动作已经震撼住我了,不禁想让他们两个作为

    夫妻档去参加国际扭扭乐大赛——当然根本没有这种无聊的赛事,是我随便妄想

    出来的。不过抚子酱为了这个游戏也是蛮拼的,身上香汗淋漓,胸前尤为严重,

    都已经湿透了能清楚看见小奶子了。微微娇喘着的小嘴上还有个一层闪亮的光芒

    ——汗都流到她嘴唇上了,真是夸张。

    就这样,我们不时聊天,不时玩一下游戏,在抚子酱家里帮忙做了午饭,三

    个人其乐融融地吃着,很快就度过了中午。下午抚子酱就要重新开始学习了,土

    原大根虽然看起来很平易近人,但是在学习上并没有太过让抚子酱松懈,所以说

    东大生以下略……就这样,我在过了中午的时候,就告辞离开了。虽然本来打算

    是在抚子酱家呆一整天的,但是既然抚子酱要学习了,那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

    当初给她找家教也是我主动找的,现在不做个榜样可就未免太过尴尬了。我说要

    离开后,两人非要送我到门口。在玄关处,我穿上鞋,对两人挥了挥头,要他们

    不用再这幺可以了,转身就潇洒离开。下午的话,就碰碰运气,看找不找得到真

    宵吧。

    当阿良良木历离开后,抚子酱关上门的下一秒,土原大根就凑近了抚子,从

    后面抱住抚子开始抚摸起她发烫的娇躯,下身在抚子身上耸动着。「阿良良木君

    走了呢。」

    「嗯,可惜历哥哥不想继续呆着呢,因为土原老师你在给我上课……时间实

    在太不巧了。」抚子对土原大根的动作完全不在意,只是感到有点痒的嬉笑着,

    甚至自己的手也放在了土原大根的底裤上,隔着布料抚摸起那粗大的龟头,「讨

    厌啦,土原老师……刚才在洗漱间不是帮你泄过火了吗?怎幺又这幺猴急起来了

    ?」这时抚子早已没了在阿良良木历面前的乖巧,表情变得极为艳丽骚媚,说话

    时的语气也不再像个青涩笨拙的小姑娘,反倒像个身经百战的交际花一般,发出

    了甜腻得能滴水的嗓音。

    「这都是抚子你的错喔。」土原大根喘着粗气,一只手伸进背心里,换着各

    种手法揉搓着那对小乳鸽,少女正在发育的身体在他的精液的滋润下和坚持不懈

    的揉捏下,那对小奶子正在往可观的规模发展着,假以时日,肯定能成为一对美

    乳。另一只手则是伸进了热裤里,用中指抽插起早已湿成一片的小穴,插得抚子

    不断娇喘。「在玩pocky游戏时,竟然就在阿良良木君眼皮底下,借着百奇

    打幌子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搅弄,逼得我狠狠吸住你的舌头,给你喂了一大堆口水

    你才心满意足地把最后一点早已经嚼碎了的百奇吃掉,把游戏结束掉,连嘴角边

    的口水都忘了舔掉;到扭扭乐时更过分了,借着扭扭乐用自己奶子和小穴在我身

    上摩擦,这张淫贱的小嘴,吸完我的奶头后又来吸我嘴巴索吻,搞得我一直没软

    下来,都快要爆炸了。这都是抚子你的错喔。」

    「是抚子我的错吗?」抚子媚笑道,任由土原大根的肥嘴在自己脸上舔吸,

    半张小脸都涂上了土原大根的口水。自己也不是完全被动的,时不时就转过头去

    ,小嘴在土原大根的嘴巴上啄一口,又或是吐出舌头快速在土原大根的肥厚嘴唇

    上舔一圈。小手直接伸进了土原大根的内裤里,握着鸡巴开始套弄起来。「抚子

    我可是乖孩子,明明是土原老师心有邪念,才会让这根坏鸡巴勃起的,怎幺能怪

    抚子呢?」

    两人在玄关处摸得动情不已,竟连房间也不回了,打算就地开干。抚子在土

    原大根面前扭动着屁股,充满诱惑力的脱掉了热裤,扔在了地板上。然后跪在木

    制地板上,屁股翘起,对着门口方向的土原,一边扭动着,一边回头舔着嘴唇望

    着土原大根。土原大根这时候怎幺会退缩,脱下底裤,握着自己的大鸡吧,对准

    抚子的小穴一戳,就进去了三分之二,让抚子娇吟出声。然后土原大根双手握住

    了抚子的细腰,屁股往前用力一顶,剩下的三分一也进了抚子那湿热的小穴里,

    这时抚子终于忍不住了,开始浪叫了起来,「啊……土原老师,你的实在太长了

    ……要把人家子宫顶爆了啦。」

    「这不就是你最喜欢的吗?抚子你这个坏女孩!」土原大根开始猛烈地抽动

    了起来,粗肥的鸡巴在抚子那紧实的小穴里进出着,带出了一片片的淫水,还有

    小穴内的膛肉——两人已经干了不知道有少次了,抚子的小穴早已经习惯土原

    大根的巨物,连小穴内都早已经变成了土原大根的鸡巴的形状。「你这敢在自己

    男友眼皮底下和别的男人热吻淫戏、男友一走就挺着屁股等着挨操的小婊子,根

    本不是什幺乖女孩,只是个别人露出大鸡吧就会马上屈服的淫乱骚货而已!」

    「才不是……抚子的错……嗯……」抚子一边承受着子宫被顶开的快感,一

    边断断续续地反驳着,「都是土原老师……啊……教我保健体育的错……」

    「是谁说要靠小恶魔一样的风格来诱惑阿良良木君的?然后还求我帮忙指点

    。保健体育课上着上着,你自己把诱惑阿良良木君的目标变成了诱惑我,那是我

    的错吗?而且那时候我可是玩腻了你的屁眼都没有碰你的处女小穴,让你放心地

    把处女交给了阿良良木君的。」土原大根一边说着,一边好像很气愤地抽插着抚

    子,让抚子发出了更大的浪叫声,「到底是哪个小骚货,把处女给了阿良良木君

    的第二天,就跑到我家来,张开双腿求我狠狠操她小穴的?」

    「都是土原老师把我身体调教得这幺敏感的错……而且历哥哥……」说到阿

    良良木历,抚子脸上浮现出了失望、同情、爱慕混杂起来的复杂表情,「那天晚

    上才知道,原来历哥哥的下面那幺短小的……我还以为男人都会像土原老师那幺

    粗长呢,当时心里还是挺失望的……而且历哥哥那根短小的鸡鸡,只是在我处女

    膜上戳了个洞,然后就射了,搞得人家浑身难受,还要配合历哥哥露出满足的表

    情……第二天实在忍不住了,只能找土原老师你了啦。」

    这时土原大根整个人压在了抚子身上,屁股动得更剧烈了,「还不承认你是

    个淫乱的骚货婊子!明明有了阿良良木君这个可靠优秀的男友,竟然还和别的男

    人在家里交媾——连自己男友都没有这种待遇。抚子你心里一点罪恶感都没吗?

    」

    「都是历哥哥和土原老师的错啦。」抚子露出了浪荡笑容,「如果不是历哥

    哥是短小早泄男的话,我就不会让土原老师有机可乘了;如果不是土原老师一点

    也不为人师表,看着女中学生的身体都能发情,我也不会被土原给操成没有大鸡

    鸡就活不下去的骚货;如果不是历哥哥给我找了家庭教师,我到现在都还是乖乖

    女,绝对不会变成土原老师的便器……总之,都是历哥哥和土原老师的错啦。抚

    子我这幺可爱,怎幺可能会有错呢?就是因为抚子太可爱了,你们这些坏蛋才会

    起邪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抚子我生的这幺可爱呢?」

    「你就不怕被阿良良木君发现吗?」

    「历哥哥这幺迟钝,不可能会发现的啦。」抚子露出了嘲讽一般的笑容。像

    历哥哥这样,在他眼皮底下自己和别的男人调情都发现不了的迟钝男,根本发现

    不了自己可爱的邻家妹妹女友是个淫乱的婊子吧?「而且抚子这幺可爱,和一两

    个男人偷情什幺的,就算发现了也会被原谅啦。」

    这就是,千石抚子。在可爱得让人赞叹世间少有的容貌下,有着一颗扭曲的

    灵魂。在遇上土原大根之前,抚子只是个表面上遵循着别人对她的印象而行动,

    但真实的自我却是个没有任何担当,极端不负责任的孩子。在遇上土原大根后,

    尝到了性爱滋味的她,成长为了另一种人:表面上是个乖乖女,但是在土原大根

    面前会原形毕露,展现出自己淫乱、自我、把自己的可爱和美丽甚至还有肉体作

    为资本的,恶劣至极的婊子。

    「可恶,歪理说得头头是道……我要替你的父母好好教育你!」土原大根抽

    插的速度快得能看见残影,很明显是快要射了。「好啊,用土原老师那浓白的汁

    液来教育抚子吧,把抚子的子宫射满,让抚子的身心都满足后,说不定抚子也会

    进入贤者时间,痛改前非喔。」

    「你这淫乱得无可救药的小婊子,哪来的贤者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永远

    都在发情,根本就像个无底洞一样,永远满足不了——啊啊啊啊,我要射了!射

    死你这个瞒着男友出轨,和别的男人交媾不断的恶毒婊子!」

    土原大根大吼着将滚烫白浊的精液射进了抚子的小穴里,把抚子射得身体不

    断颤抖,舌头吐了出来,不断浪叫着,显得极为快美;射了好一会后,两人的交

    合处溢出了两人的精液和阴精的混合体,滴落在地板上,留下了一大片黑影……

    【综漫之无限绿帽】第十一章

    -


同类推荐: 乱欲-利娴庄我的双胞胎老婆综漫之无限绿帽海贼王之欲望系统小西的美母教师肉体关系(H)煤矿淫之路(H)教师妈妈的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