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碧荷 分卷阅读119

分卷阅读119

    碧荷 作者:阿里里呀

    4.去找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子

    “Belle快吃,”

    对面的男人笑吟吟的催她,Sam不久之后也出现了,“这是厨房刚刚出炉的蛋糕。”

    桌子上的四层蛋糕漂亮又可爱,真真是匠心细作。

    碧荷看着蛋糕,欲哭无泪。

    “你们不让我回家——那手机借我用下,”碧荷在餐桌前唉声叹气,“我要给Alan打电话,我家里还有孩子要喂呢。”

    “不行,”另外一个也坐在她对面,表情冷静,“你得在这里待三天——你银行账户多少?”

    碧荷无奈。

    林致远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失踪了?这个家伙一般都是凌晨一点左右才到家——现在才十点啊。

    困意如同潮水,突然来袭。

    “感情呢,是相互的,”碧荷突然感觉眼皮都有点睁不开,声音有气无力,“是互相喜欢。Alan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你

    们两个,又不喜欢我,就算培养出来我对你们的感情,那也是我单方面的单相思,是不行的——”

    对面的男人看了她一眼。

    “你觉得我们不喜欢你?”那人一脸严肃,“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给你系鞋带?”

    碧荷抬起眼皮看了看他,无能为力的叹气。

    “你的喜欢,和不喜欢,都是怎么判定的?”另外一个笑吟吟的道,“我感觉我就很喜欢你啊Belle,你长的矮矮的,蠢蠢

    的,虽然不是应该很漂亮;我们身边的女人,除了妈咪,就是你最——”

    “怎么判定,”碧荷头皮发麻,打断了他对自己的“赞美”,“比如你们两个见到我,有没有心跳加快,肾上腺素分泌的感

    觉?”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不过你把衣服脱了,”Sam抿了一口酒,笑吟吟道,“就一定可以——亚裔我们也可以接受的,我们已经试过了。”

    这两个人真的无法沟通啊啊啊啊!!

    碧荷已经顾不上形象,砰的一声把头趴在了桌子上,“我说的是心跳的感觉,不是性欲啊!”

    “所有的一切心跳的感觉都来自于性欲的冲动,belle,”另外一个男人声音平静,“弗洛伊德认为,性欲生来即有,成年人

    产生和异性结合的愿望,只是性意识觉醒之后的表征罢了。”

    好困。

    不想和他们辩论——好像也说不过。

    林致远什么时候才来啊。

    虽然最近真的不想理他这个王八蛋,但是和面前的这两个没人性比起来,他真的还算是不错的人了——至少可以沟通。

    不能睡觉啊。

    困。

    “那你们两个一天没看见我,有没有思念我的感觉?”碧荷努力抬起眼皮。

    两个男人想了想,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其中一个声音冷淡的作答,“我们很忙的,没空。”

    “那你们——”

    碧荷努力睁眼睛,可是困意如潮水袭来,眼帘就如同两块磁铁,控制不住的想要合上。

    “走吧,”男人站了起来,开始挽袖子,声音平静,“Belle你困了。我们现在去睡觉,一起。”

    “不行——”

    碧荷的抗拒很弱小。力气仿佛已经抽离,男人把她抱了起来。

    “你们要是和我一起睡觉,Alan会气死的,”碧荷想挣扎,可是看起来全是和自己做了斗争,她趴在他的肩膀抗议,却更像

    是喃喃自语,“他会和你们绝交的——”

    男人没有理她。

    “你们不是最好的好朋友吗?”碧荷声音虚弱,“Alan生气了,以后你们就没朋友了——”

    男人们没有回答,房门打开了,他们把她扛了进去,放到了床上,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David你想想,”碧荷看着其中一个脱下了衬衫,露出了那结实的胸肌,还有六块腹肌和流畅的马甲线,她声音迷糊,“你

    们为什么要找我生孩子,是因为我是Alan的太太,你们相信Alan的眼光——可是如果今天你们把我睡了,Alan就会和我离婚——我就不是Alan的太太了,又哪里还配得上你们?”

    男人解裤子的手顿住了。

    他扭回头看她。面容英俊,碧绿色的眼眸像一汪湖泊。

    “你们会离婚?”他眯了眼,“怎么可能?你不是说他爱你你爱他吗?你们的爱情那么脆弱?”

    “是啊是啊,”另外一个也已经脱完了衬衫,还在附和,“真正的爱情不会这么脆弱的,比如妈咪——”

    “没错。”这个说。

    碧荷感觉自己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Alan没有那么保守,”男人脱下裤子,露出了结实修长的身材,以及内裤里面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女人的纯洁于他毫无

    意义。”

    “有意义——,”碧荷的眼泪真的顺着太阳穴开始滑落,她强打着精神,“以前他和你们互换女人,那是因为那些女人不是

    妻子——只是女朋友,之类的。”

    “妻子和女朋友不一样——”

    碧荷把“妻子”咬的很重,“不然你为什么找我,不去找他的那些前女友?可见你也觉得,妻子和女朋友是不一样的。”

    “嗯——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Belle。”男人不脱裤子了,任由自己上半身赤裸,走到了床边坐下,开始一脸凝重的思考。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明白了,又说,“没错。因为你是他的妻子,我们才信任你。”

    “妻子是特别的。”

    碧荷松了一口气,眼皮打架。

    可是男人想了想,又面无表情的说道,“可这就是一个悖论,belle。我们因为你是Alan的太太,所以请你生孩子;可是如果

    给我们生孩子,你就不再是Alan的太太了——那我们做的就没有意义。”

    “无解之局。”

    “嗯,”男人站了起来,想了想,点了点头,“没错。”

    然后他又扭过头眯眼看她,“可是还有两个问题。”

    “你的这个说法,是基于假设,“他会和你离婚”上。”

    “这个假设成立吗?”

    男人看看弟弟,两人嘀咕了一会儿什么。他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以前的数据,判断不出来。”

    “要说以前,我们一起睡过的女人那是成百上千——”

    “可是那都不是他的太太。”

    “而且他最近变得很奇怪。”

    “无法判断。”

    “嗯,”男人很快做了决定,“那还是先搞清楚这个问题,免得做无用功。”

    David看看旁边也脱的只剩内裤的弟弟,“Sam你觉得呢?”

    “我都OK,”旁边一直打量碧荷“找感觉”的男人点点头。

    “我基因还不好。”碧荷看见他们终于“想明白”了,赶紧松了一口气,强撑着眼皮提醒他们。

    David扭过头看她,声音平静,“我们当然知道,Belle,你不用再次提醒。”

    “其实你们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的,”碧荷又说,“比如你去找一个你们真正喜欢的女孩子——”

    男人眯起了眼眸。

    “就是那种穿着衣服,也能让你们心跳加速的,”碧荷的声音越发的困倦,“一分开,就会想念的;每时每刻都想见到的;什

    么东西都愿意主动和她分享的——”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微,是彻底的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男人冷淡的声音,“不可能,你是在做梦Belle。罗斯家族的财富,绝对不会和外姓人分享。”

    今天为什么这么困啊?

    道歉(5.碧荷不见了)

    5.

    男人回到家,不过刚刚才过了凌晨十二点。

    算是个早归。

    今晚是个正经的宴会。某国代表团来美洽谈已经结束,是庆功晚宴。

    本来他是准备带碧荷去的,但是碧荷又说她和阿姨约好了,要去参加一个艺术家的party。

    随便她吧。

    他一向尊重她的选择和自由。

    把她捆得太紧,她会不开心。

    鸟儿也需要飞翔——只要脚上还拴着绳子。

    而且上次阿芙罗拉的事情,他再迟钝,也能感觉到碧荷情绪低落,就连精气神,似乎都被什么抽走了一半——

    他不喜欢这样。

    他希望她开开心心的。

    就像以前一样。

    男人回到了房间,客厅一片大亮。佣人Jenny居然还坐在沙发上打盹儿——男人挑了挑眉。

    没有理她,男人径直进了婴儿房。

    两个孩子举着手睡得正香。

    男人嘴角勾笑,给他们敛了敛被子。

    两根绳子。

    出了婴儿房,男人推开了卧室的门。

    心里一跳。

    闭目,眩晕。

    房间里一片黑暗。外面的灯光从窗户漏入,撒在平整的床上——卧室甚至连窗帘都还未曾放下。

    床上一片平坦。

    空无一人。

    一股又惊又怒的情绪从脚底直接冲入了头顶——所过之处,一片冰凉,如堕寒窟。

    碧荷呢?

    婴儿房他刚刚才去过。没人。

    她不在家?

    门把手冰冷刺手。男人全身的肌肉开始收缩紧绷。分不清是惊更多还是怒更多。

    去哪里玩得还不回来?

    孩子还要不要了?

    他脑里突然闪过客厅里那个异常的佣人——半夜都还不睡觉,坐在沙发上。

    男人反身直接快步走向了客厅。

    “Jenny,”他直接伸手推醒了那个打盹儿的佣人,语气严肃,“太太呢?”

    碧荷一直没有回来。

    所以Jenny不能睡觉,一直在客厅等她。

    男人站在客厅,闭了闭眼。直接掏出了手机。

    他现在什么也没空想。

    是玩太久?不管。

    现在要先把人给找回来才是真的——还是她去阿姨家了?怎么都不和自己说一声?

    电话无法接通。

    男人的手开始抖了起来。

    他又快速的按了另外一个号码。

    手机通了,那边响了好几声才终于有人接了起来。女人迷迷糊糊带着困意的声音从那头传来,“致远?”

    “阿姨,”男人声音很冷静,“碧荷还没到家——她是还在宴会上?宴会是在哪里?”

    “什么!”那头的女人也吃了一惊,似乎是坐了起来,还有男人的什么声音,“碧荷还没到家?我明明让车把她送回去了啊!

    怎么回事?”

    “她没有在家里。”男人声音冷静,“佣人说她就没有回来过。”

    “不会吧?我让司机送她回去了啊,”那头女人的声音懵逼,然后又传来女人打谁的声音,“Andy,你别睡了,你起来,碧

    荷不见了,你让Archibald把今天的司机喊过来问问。”

    “你别担心,”女人又拿起电话对着他说,“我们把司机喊过来问问——碧荷肯定没事的。”

    凌晨两点,城堡的客厅灯火通明,人影忙忙碌碌。

    男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脸色阴沉。

    对面是穿着睡衣披着外套的女人,头发还有些凌乱。罗斯先生倒是穿戴整齐,哪怕也是刚刚从床上被喊起来,面上也没有一丝

    疲态。

    “已经送回去了?”

    罗斯先生挑眉,看着站着汇报的男人,“和以前一样送到了大厦门口?看见她进了大厦的吗?”

    “是的,今天是Steven送的,本来应该是Bob——Steven他现在被派去新泽西了,这是他电话里汇报的。”

    罗斯先生垂眸沉默。

    林致远站起身。

    “别急Alan,”罗斯先生喊住了他,又扭头对助理说,“你安排人直接去调大厦的监控看看,另外查下车子和Steven的位

    置。”

    凌晨两点半

    视频监控里,熟悉的车牌号。

    一个绿色晚礼服的身材娇小的亚洲女子从车上下来,进入了大厦。

    “这不是Belle,假的。”林致远只看了一眼监控,就开始叹气,“没有一点像她。”

    不熟悉的人可能觉得像,但是他看第一眼,就知道不是。

    他太熟悉碧荷了。

    走路的姿态,各种细微的小动作,身上散发的气质——

    就连肤色都差了那么一点。

    这个人是假的。

    他妈的就算是作假也请用心一点好吗?!这种一看就假的拙劣招数——

    除了拖延时间毫无意义。

    男人看向了沙发上坐着皱眉的英俊男人。

    送碧荷回去的司机大有问题。

    问题就在这里。

    “车子和Steven找到了吗?”

    罗斯先生果然开始皱眉。

    “车子已经找到了,就停在42道,Steven已经联系不到了。”助理说。

    罗斯先生沉默了一下,然后问,“今天是谁让他去接送Belle的?”

    助理捏着衣领开始问话,过了一会儿,来回复说,“是David少爷,今天David少爷突然要求把bob调走,换上Steven……”

    这话一落,罗斯先生对面的男人猛地吐了一口气,说不清楚是叹气还是松了一口气。他接过去开始问话,语速极快,“David

    现在在哪里?”

    助理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罗斯先生,“少爷现在也联系不到了——说他要开始休假。”

    んàìτàńɡsんùωU(海◤棠書◤屋),◤℃ OM◤


同类推荐: 媚肉之香(高H,短篇肉文合集)淫液香水系统娇妻偷偷被人骑情欲深渊(未完结)老师,再来一次_御书屋【快穿】诱行(H)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予你高潮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