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碧荷 分卷阅读175

分卷阅读175

    她有言论自由
    梁碧荷的哪里他都很喜欢。
    都是他的。
    男人喜滋滋的舔了半天可爱的脚趾。
    这么可爱的脚趾头——季念可没这个福气享受。
    刚刚碧荷是被直接从浴缸捞出来直接丢床上,现在床已经半湿。承欢之后女人全身无力,男人又把她抱起来放到了浴缸里——浴缸里还在汩汩的流着温水。
    他毫不介意自己的全身赤裸,先按铃换来管家换床单。又这么大摇大摆的晃荡着吉宝走到窗边,低头捡起了她的手机。
    里面还有通知在弹出。
    “拿着。”
    碧荷又回到了温暖的水里,她正昏昏欲睡。突然水面又一阵晃荡,是男人躺了进来——她睁开眼,面前是她的粉红色的手机。
    “走开。”他今天污蔑自己,还打自己的屁股,碧荷根本不想理他。
    “拿去。”男人凑了过来,眼睛明亮,“我要看你发朋友圈。”
    “我不发。”碧荷气鼓鼓的不接手机。
    她有言论自由。
    谁也别想喊她发朋友圈。
    男人靠在浴缸边上,温水的波浪在他胸前起伏,带着几片大红色的玫瑰花瓣。被自己的小鸟儿拒绝,他也不生气,慢悠悠的自顾自解锁了她的手机。
    页面还是群聊的模样。
    一直有新的人加入。”想当年若是林神参加高考,怎么可能会被N中夺去状元?”有个同学在发,“本来应该是我J中的囊中之物的,怎么会被那个叫什么的抢走?”
    男人面无表情的咂咂嘴。
    这些虚名有什么用?他不稀罕。
    他的视线从来都不在高考上。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这是智力的差距,也是认知水平的差异。
    “上次我回家看到李老师了,她现在还在提林致远呢。”
    “么办法,得意门生。像我这种,她肯定已经想不起来了。”
    “乱说,谁敢想不起你小泽玛利亚?”
    李老师么,他有印象——已经快退休了。
    上次他捐了一个亿,回校还见了面的。
    得意门生。
    的确是。
    不过高中的生活有什么好回忆的?男人哼了一声,已经过去了太多年。
    只有现在过得庸庸碌碌,对现状不满的人,才会回忆以前的“辉煌”——因为那是他们人生最高点。
    可于他不是。
    高中生活在他的人生中,只是他垫底的第一步台阶,他的人生还在后头,一节更比一节高。
    说实话,当年的高中生活实在是太过憋闷和无趣,以至于他到了美国,自由精彩和刺激对比太明显,他居然连梁碧荷都一起忘了。
    男人的桃花眼瞄了一眼旁边的女人,正好她也一起看过来。
    “别看我手机。”
    女人声音清脆,伸手要来拿手机,还是气鼓鼓的模样。
    “你发朋友圈,还有图片。”男人任由她拿走了手机,一边说。
    “你干嘛。”碧荷还是气鼓鼓的。”你发——我和你的照片,”男人俊美的脸凑了过来,他眼睛明亮,仔仔细细的看她的眼睛,“把季念那张删了。”
    碧荷抬眼看他。
    他的眼眸里倒映着自己的脸。
    “我不删。”碧荷拿过手机,低头看屏幕,不理他,“我有言论自由的林致远——我就要发,你管不着。”
    碧荷忆苦思甜12发我的照片
    忆苦思甜12发我的照片
    12.
    什么言论自由?男人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
    梁碧荷长进了啊,都会给自己扯布举大旗了,真不愧是他身边待了两三年的女人,有那么点意思了。
    不过意识形态这种玩意儿呢,一向是他拿来忽悠别人的,那可不能别人拿来忽悠他。
    什么言论自由,还有那什么自由,谁信谁就傻。不要被言论和情绪左右,想明白后面的利益驱动才是真。
    口有点干,男人起身去倒来两杯黄澄澄的加了冰的酒,也给碧荷递了一杯,又重新在浴缸里躺下了。
    冰凉的酒夜进喉,沁人心脾,全身一阵清爽。男人又凑过去看她手机,还在她耳边吹气,“梁碧荷,你怎么都不发我们俩的合影的?”
    他上次看她的朋友圈和ins是什么时候?七八个月前了,还在熊国的时候。
    那晚上他几乎翻看了她大半年的生活记录。
    挺满意的。
    再以前呢?
    还是他回国来捉她,刚刚加上她微信的时候。
    也特意翻看了好几十条。
    那时候她还是梁老师——
    里面大部分都是《如何学好语文》,优秀学生作业。偶尔会有些生活记录,不过也是路边的花,自己做的饭,或者外面吃了一顿什么几百块的“大餐”,买了几个亮闪闪却不值钱的物件。
    自拍偶有两三张,每张他都会点开看一看。
    确定自己还是想要她。
    她离开他太久了,他又走的太快太远,他们的生活已经离得太远,已如天地之别。
    可是并不妨碍他再次伸手,又把她拉进他的世界里。
    耳朵痒痒的,碧荷挠了下耳朵,自顾自的低头挑着图片,不理他。
    这个人刚刚脸色阴的像要杀人,仗着自己力气大,对她又拖又打的。
    他下手又重,自己的手腕勒出了红印,屁股被他打了不知道多少下,现在都还在隐隐作痛。现在他发泄了一番倒是爽了,又想像个没事人似的想来和她“重归于好”?
    小鸟儿不理他,男人看了看她,低头去吻她白嫩嫩的肩膀。
    “你发我的照片。”他抬眼看她,再一次提要求。
    碧荷不吭声。
    她自顾自的把刚刚在阿姨那里照的珠宝照片一张张的放大看了,精挑细选的挑了九张,准备放个九宫格。
    阿姨的藏品真是上上等的好货,值得大家围观。
    为了拍这么几张照,她还特意喊了大肚子的季太,拿着手机电筒专门站在旁边给她打光呢。
    蓝色泪珠状巨钻的项链,搭配黑色的天鹅绒布,灯光打入,数百个切面倒映着灼灼光华。
    各种胸针的拼接图,各种钻石或者珍珠镶嵌,树叶形状的,小熊形状的,各种花朵形状的,镶嵌的花丝的;
    正红色的鸽子蛋戒指——还是戴在手上试拍的。
    另外还有几张皇冠,头饰,腰带,耳环,满满的选了九张,碧荷又再次欣赏了一下,也没配文案,直接点击了发送。
    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是今天在阿姨那看的?”
    男人一直盯着她的手机,还在旁边和她说话,“想要你也去买啊。”
    她是不是缺珠宝了?为什么秀别人家的?
    男人心里有点吃味。
    他的信用卡就在她手里,无限额,也不见她怎么刷?
    账单每个月会计师都有报。卡上一个月最多才刷了三五十万美金而已——他也没怎么关心她买了什么。老实说,这种消费,和她先生,嗯,也就是他本人的收入完全不符。
    这十年来,他的财富净值平均下来,几乎以接近翻倍的速度增长,且如同虹吸,有越来越快的趋势。毕竟越往上走,越能找到更多优秀的人一起工作;同伴越优秀,增长速度就越快。
    这点钱,她还没回来前,也就他几瓶酒,换季衣服,开次普普通通的趴体,甚至新年装饰房间的花费罢了。
    当然什么请什么经纪公司安排周末女伴,一次开销是多少,男人表示是一点也不清楚的。
    一个月三五十万,梁碧荷这个消费水平,其实接近他們公司员工的太太们的消费水准——毕竟这是一个高精尖行业么。
    作为老板的太太,她是节省了些。
    男人还在旁边说什么阿姨怎么自己买,也不带你去之类的,碧荷不理他。
    “该发我了,”看着她点完发送,男人抿了一口酒,又说,“发我们俩的合影。”
    这局非掰回来不可。
    碧荷看了他一眼。
    “我们俩有合影吗?”男人还在和她说话。
    碧荷还是不说话,但是开始翻相册。
    男人凑过来看。
    “原來還真有。”他笑。
    “啊,”马上,男人的声音一下子愉悦了起来,“梁碧荷原来你还偷拍我——你是不是暗恋我?”
    晚上不更了哦
    請將fцlí.zǒйê加入収藏夾
    --


同类推荐: 媚肉之香(高H,短篇肉文合集)淫液香水系统娇妻偷偷被人骑情欲深渊(未完结)老师,再来一次_御书屋【快穿】诱行(H)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予你高潮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