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碧荷 分卷阅读182

分卷阅读182

    25
    “当地时间凌晨10点,美联储紧急降息13个基点至1.38%……”
    “央行日前宣布,将增发货币10万亿人民币……”
    “骆驼国油桶遭遇精准打击。”
    “嗯,嗯,就是这样。”
    “我下周会到纽约,嗯,周一吧。你会在办公室看见我。”
    烟味弥漫。
    碧荷慢慢的睁眼,窗户外面的天空蓝的让人心醉。男人早就起床,身上已经套上了一件白色的
    睡袍,正靠在床上接着电话。
    说的英文。
    手里还夹着烟,正侧头在烟灰缸里慢慢摁着烟头。
    床头柜上插着一束百合。
    又说了一会儿,男人挂了电话。
    “醒了?”他松开了摁烟头的手,扭头看见她睁着的眼睛,“起床不?”
    “怎么了?”刚刚醒来,碧荷的声音还有些困意,“谁的电话?”
    一大早就那么忙。
    “没什么,David,问我什么时候回去。”男人笑,“再睡会?反正没事。”
    没什么。
    不过是又一轮放水和收割开始罢了。
    秋天到了,收获的季节到了。
    蛋糕就那么大,要怎么分?
    各凭本事。
    既然是开闸放水,最接近出水口的人,自然能借到最多的水。
    所以站的位置很重要。
    “你中午给阿姨打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美国,”
    男人接完电话站了起来,一边往健身房走一边说,“她要是不急,我们就先回去。周五动
    身。”
    “哦。”
    “待会管家来送早餐和衣服,你先把衣服穿上。”
    昨晚太累了,都没好好的欣赏下这个华丽的套房。
    碧荷坐了起来,裸身套上了浴袍。她赤脚走在地毯上,每个房间都打开看了看,卧室书房会议
    室健身房室内游泳池,桌上的鲜花,精巧的摆件,大大的窗户,还有昨晚吃剩的蛋糕和残酒。
    拍了照。要不要发朋友圈呢?
    算了。
    这好像不该是“林家媳妇”做出来的事。
    碧荷坐在客厅窗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俯视了一下对岸的高楼,然后她举起手机,对着蓝天
    来了一张,并配了文案“早安~世界~”。
    文艺小清新。
    嗯,再来个地点定位吧。
    发完了之后碧荷退出了界面,这才看见原来昨晚的好友申请已经通过了,通讯录名单里多了一
    个“晚晚”。
    对方也没说话,碧荷也没有说话,只是点开了她的朋友圈看。
    里面果然好多蛋糕的图片。
    有价格。还有原料表。
    6寸蛋糕1888起,8存2888起,10寸3888起。
    嗯,这个价格,碧荷坐在桌前托着下巴,也还好吧。
    昨晚吃的那个上面撒了黑松露,3888的价格恐怕买不到——哦,还有个“起”。
    林致远健完身冲完凉出来的时候,看见靠窗坐着的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裙子质地精良,女
    人卷发披肩,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花瓶里还插着一支新鲜的红玫瑰。
    摆放得整齐的刀叉旁边,放着他那块价值八百万的表和他的手机。
    “今天想去哪里玩?”
    男人一边擦头发一边过来,在她对面坐下,先把表戴上,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后端起了咖
    啡。
    昨晚哄她给他口的时候,他说了今天陪她吃饭,男人并不准备食言。
    毕竟幸福的生活需要日常维护,他也是明白生活真谛的人。
    如果说在以前的某些关系中,他表现得比较散漫,那可能只是因为那些关系在他心里,并不值
    得他真正花费时间和精力罢了。
    看着男人端起了咖啡,碧荷这才拿起了刀叉,开始切盘子里的煎鸡蛋。锋利的刀刃切入,漂亮
    的蛋形破裂,黄色的蛋黄流了出来。
    “你今天不忙啦?”她拿起了勺子舀蛋黄吃,一边问。
    “忙,”男人看着一勺子蛋液被送入了她的嘴里,喉结滚动,声音低沉,“先陪你。”
    “那等我想想诶,”碧荷笑。
    男人看着她的脸,还有她脸上那熟悉的笑。
    他挪开眼,低头开始切三明治,“你想不想回你母校看看?”
    “什么?”女人拿着刀叉,睁大了眼睛。
    林致远刚刚说什么?她听错了?
    “你的母校,Z师大。”
    三明治送入口中,男人慢条斯理的把食物咽了下去,看着她,俊美的面容上神色平静,“你想
    去的话,我们待会就出发。”
    他突然想去看看这个,本来不该有机会出现在他眼里出现的“国内名校”。
    这个存放了他的小鸟儿四年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那什么街——
    女人捏着刀叉睁大了眼睛看他,咽了口水,没有说话。
    他发了什么疯?怎么突然想去Z师大?
    “忆苦思甜嘛,”男人神色平静,放下刀叉,又去拿手机,“你也好久没回去了吧?也该回去
    看看。我让james给我们订最早的机票,我们早上去,晚上回。”
    (哈哈,这节叫忆苦思甜,写到25章终于切题了,累)
    小单篇人在美国刚下飞机,谢邀
    小单篇
    人在美国,刚下飞机。
    谢邀。
    很荣幸的,答主以前有幸和Alan有过一番私人接触。对,就是大家在本帖讨论得很厉害的林慕德的儿子AlanLin。
    作为一个顶级富二代,附<天盛财报链接>,他本人真的是低调又非常优秀的,甚至优秀到了他根本用不上天盛太子爷这个身份,所以答主也是在认识很久之后,才无意中得知他林慕德独子的身份。
    他人呢,是长得很帅啦,(当然答主自认自己也长得很不错),人也很nice,没什么二代的架子。
    他国内的部分我不了解,只知道他很早就求学美国,也一直没有回国,所以国内是没他这个人什么消息的。
    直入主题吧,直接聊大家最关心的。
    他在美国呢,是干对冲基金的。
    对冲基金到底是什么?有兴趣的可以参考这篇文章,这里就不详述了<附链接: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的区别>,不干这行的人可能没有什么概念,毕竟呢,一来国内现在也没开放这个,二来大家的日常生活也接触不到很多金融衍生工具和产品——说自己在某巴上买某宝的,出门右转不送,谢谢。
    (笑)。
    言归正传,在业内呢,他的这只KJ对冲基金,和全球盛名的金融大佬M先生,K先生名下的基金,其实是一个梯次的基金,门槛极高<附资料链接>。他本人呢,其实在华尔街也是有头有脸的存在,可不是有些人理解的金融民工哦。
    KJ去年公示的基金管理金额如下<附截图>,<附来源网址链接>,去年一整年获利接近了500亿美金——500亿美金这是什么概念?同学们,这利润率,借用萍萍大姐的一句话,四舍五入,这就是约等于100%啊<笑>
    还没有概念的,我打个比方。
    截止联合国最新的统计数据〈附链接〉,去年年底全球人数接近80亿,也就是相当于,这个家伙去年从全球每个人的兜里掏走6.25美刀,折合软妹币差不多44元吧。这样说大家可能更明白了。
    当然不要理解这500亿美金全进他个人的口袋,蛋糕拿到手,肯定还要分一分的。华尔街这个每天都在创造奇迹的地方,天才交易员年薪超过1亿美金的也不是不存在<附新闻链接>,但是呢,这家伙口袋里肯定还是落了不少。
    所以天盛继承人的身份?别人可能是真的不那么care,毕竟天盛基建(X8888*)去年的年报,税后利润差不多是100亿人民币,折合美金也才15亿不到而已(天啊我居然对15亿美金用了“而已“这个词)<附链接>,虽然呢,天盛基建只是天盛几大版图的其中一块,但是这个当爹的整个集团的税后利润,到底抵不抵得不上当儿子的去年一个人挣的?
    存疑。
    所以干啥不如干金融。
    毕竟伟人曾经说过,资本主义就是通过掠夺别人的财富,才实现自我增值。用什么来掠夺呢?自然就是金融工具了。
    当然了,大家是不是一听到华尔街,就觉得热血沸腾,纸醉金迷,好像遍地黄金?遍地黄金是没错,关键是黄金的上方也弥漫着致命毒气。混里面的都是什么人?都是穿着西装的亡命之徒,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也是和黑宫平起平坐的世界另外一个邪恶轴心。
    所以不要以为那里的钱多到随便捡,你想割别人的肉,殊不知别人也正想要你的命?
    所以呢,AlanLin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华人,为什么能在邪恶美帝的恶势力核心中占据一席之地,为什么能打入超级排外的精英白人群体,他到底是不是舍身取义,打入敌人内部的人民勇士?背后又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PY交易?这背后又有什么人,什么力量,和什么故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如果五十年后他要出一本自传,我真的要买一本来读读。
    好了言归正传。
    答主见到他呢,是在X8年,也就是五六年前啦。那时答主还在华盛顿的一家公司做实习生,我们那次遇见是在某非盈利组织的某次活动上,他本人真的超nice的,说话风趣,思维敏捷,风度翩翩。可能都是华人面孔吧,我们聊了几句,交换了名片,他后来还邀请我去长岛的某处别墅参加了几次趴体——那几次趴体真的是大开眼界,灵魂震荡,内容不容赘述,后来我回国了,就断了联系。
    就这样啦。以上。
    <分割线>
    二答:
    他有没有女朋友?他太太做什么的?
    有第二个问题,就不用回答第一个问题了吧。节目里林太太不是都露脸了?
    如果是问那时候有没有女朋友,我记得是有的,好像是叫Catherine还是什么的吧,是个顶模。不清楚啦。
    他太太做什么的?我见他的时候,他都还不认识他太太,我哪里知道?
    <分割线>
    再答:
    超级富二代的日常生活怎么样?是不是纸醉金迷?那几次开了什么眼界?什么内容灵魂震荡,不容赘述?
    答:超级富二代的日常,跑车名表别墅难道不是标配吗?国内也很多吧<笑>.他那时就有很多辆跑车了,法拉利啊兰博基尼啊,我记着他当时有一款ENZO,我贼喜欢,还上手试了一把,现在都还留着当时的照片呢。泡妞神器啊。喝酒也还好,也就喝喝拉菲啊柏图斯啊康帝呀。抽烟没观察,他好像抽的是一种瑞士烟,答主不抽烟,所以不知道。
    至于那几次趴体答主灵魂受了什么震荡,我真的不能说。更没有什么照片视频,我当时进去都收手机全身检查的,安保很严格。
    这个帖子就回答到这里,圈子很小,利益相关,匿了匿了,后面不会再补充其他答案了哈。”
    “嘶——”
    “啧啧。”
    碧荷一脸惨不忍睹的放下手机。这个人真的假的?真是林致远的朋友?说实话她嫁给他三年了,真的没在他美国的圈子里看到几个华人——碧荷东看西看,找到了林致远的烟盒。
    白色的盒子蓝色的英文字迹,这是瑞士烟吗?
    “在看什么?”
    男人洗完澡,穿上浴袍走了过来爱胸膛裸露。他俯身,把她手里的烟盒拿走了,丢在一边,“你拿我烟做什么?想抽烟?”
    “这是瑞士烟吗?”碧荷捧着手机问。
    “什么?”
    床垫一陷,男人坐在了她身边,开始擦头发。
    “这是瑞士烟吗?”碧荷又问了一次。
    男人不擦头发了,扭头看她,笑了起来,“梁碧荷你干嘛?你想抽?这不是女人抽的烟,太劲了,你不能抽。”
    “不是诶,是你朋友在网上抖你的八卦。”碧荷把手机递到他面前,一边看他那漂亮的脸。
    “谁?”男人问道,一边擦头发一边接过了她手机。
    女人没回答,男人接过手机,一目十行,两分钟看完了。
    “假的。”他把手机递回给她,声音平静,“他编的。我没这个朋友。”
    “假的吗?”碧荷捧回了手机,“可是我觉得好像很真的样子诶,长岛——”
    的那个别墅,她也去过不少次。
    他也真有一辆法拉利ENZO。
    “他发布的这些信息,只要有心,都可以在网上找得到,”男人面色平静,一边擦头发一边说,“再收集归纳整理一番,一个我的朋友就诞生了。关键是我招待普通朋友从来就不喝罗曼尼康帝,我自己才有几瓶?长岛的房子我从来没拿来开过趴体——”
    “哦。”
    碧荷一边瞄他,一边叹气。
    大概是她话里的意味被男人听出来了,男人扭头看她,“怎么了?”
    “我还说是真的呢,”碧荷拿眼睛瞄他,“什么Catherine——”
    “什么Catherine?”男人面无表情,“都说了他编的了。你信他乱编。”
    “那什么趴体——”碧荷顿了下,又犹犹豫豫的开口。
    其实她不太想问这些的。
    可是最终还是开了口。
    有疑问还是要问吧,自己憋着也不好。
    “什么趴体?”男人笑了起来,伸手摸她的头发,“梁碧荷你乱想什么呢?我去的那些趴体你不都去过?就是花费奢侈了一点罢了。都说了他乱编了,这些都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我怎么过日子,你天天守着我,还不清楚?”
    “哦。”碧荷点点头,又吐了一口气。
    是松了一口气。
    “别信网上乱编,”男人的手捏住了她的脸,俊美的脸上神色平静,他盯着她的眼睛,他声音沉稳冷静,“你想想碧荷,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比你更了解我呢?是不是?我们认识了十几年了啊。”
    (最近这种大章写太多了,休息两天。)
    看書的同時不要忘了収藏んǎīㄒǎNɡSんúЩú(海棠書屋)點CóΜ
    --


同类推荐: 媚肉之香(高H,短篇肉文合集)淫液香水系统娇妻偷偷被人骑情欲深渊(未完结)老师,再来一次_御书屋【快穿】诱行(H)斗破苍穹之淫宗肆虐予你高潮_御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