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风文冢 第三章 欲盖弥彰

第三章 欲盖弥彰

    四人一行走到了南疆边域,朱智文停在原地朝着四周望去,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一个好似亭子的地方,但因荒草太多,不敢确认,便转头指着那里问白云秀道:“远处那是什么地方?”

    “那里是天王亭”。白云秀朗声答道。

    “天王亭,好熟悉的名字”何铭风自言自语道。

    “我记得在三字营年记中写道,很多年前,我三字营上代营主在这里与鬼域城城主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双方握手言和,携手而去,成就了三字营与鬼域几十年的太平,后人感念,便在此处修了一座亭子,起名“天王亭”以此来纪念他们二人所作出的丰功伟绩”朱智文眯着眼睛说道。

    “沙帮主曾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天王亭‘半步,否则以通敌罪论处,两位公子你看我们。。。。”白云秀皱着眉头说道。

    “是吗,那我们既然来了为何不前去一坐?”何铭风飘飘然边走向天王亭边说道。

    虎元霸对天王亭早就有所耳闻,之前因为沙帮主明令禁止不准靠近此亭,此刻早已心痒难耐,但见何铭风向着亭子走去,便也大步向前,好似小跑的样子往前追去,端的是脚下虎虎生威。白云秀在后面想要叫住他,但看到朱智文眯缝着眼睛笑呵呵的看着自己,便也不在言语,只好随着众人前去。

    众人走到亭前,抬头望去,但见亭两侧立柱之上有一副对联。

    “欲争天下,何惧武林英豪;挽手同在,谁怜世道苍生”

    “好一句何惧武林英豪,好一句谁怜世道苍生”看来建造此亭之人必是武林大家,如此胸怀天下胸怀百姓,着实令人心生敬畏。朱智文一阵狂喜道。

    何铭风笑了笑,拉着朱智文便走进了亭子。

    “儒者大家,又有谁能比的上我三字营朱智文啊。”何铭风哈哈哈大笑的说着。

    “对了铭风,看到天王亭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下个月十五中秋节,天下群雄会在中部‘天王山’举行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看来我们没有什么希望赶到了。”朱智文淡淡的说着,脸上带有一丝失望的表情。

    “如此盛会少了你我二人怎么能行,我们一定。。。。”

    何铭风突然停住了他想要说的话,双目如鹰隼般盯着前方,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状。

    “怎么了铭风?”朱智文很是小心的问了一句。

    何铭风没有回答他的话,依然眼睛死死地看着前方,虎元霸看到这一切立刻将双斧横跨在胸前,摆出一副随时可以攻击的姿势;白云秀也是右手轻握竹笛,眼睛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紧张的时刻一直在持续,弥漫着众人的情绪,虎元霸骂了一声奶奶的就要朝着亭外走去。

    突然,一个身影踏着荒草朝着众人飞奔而来,转瞬间飘落亭外十米处。只见那人身材煞是魁梧,四十来岁年纪,身着破旧蓝衫,面却如土色,眼神泛白,如同僵尸一般屹立不动,虽站在十米之外,但却让人感觉冰冷刺骨。

    朱智文定在原地心里暗暗寻思:“此等人物,恐怕除南疆鬼域之人,再无其他,如此鬼气深深,真叫人好不自在。”

    何铭风依然直视着突然而来的大汉,已经从刚才短暂的慌乱之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与冷淡。

    “呔,你是何人?竟然擅自进入我三字营之地。”虎元霸从刚刚的惊乱之中反应过来便对着那鬼气深深的大汉吼道。

    这一吼打破了众人的思绪,朱智文上前抱拳道:“以脚踏荒草而飞,立众人而不惊,敢问英雄从何处来,所谓何事?”这几句话说的是铿锵有力,既夸赞其武功之高强,又不失时机的问其身份,不愧是朱智文,白云秀心里暗暗忖道。

    “从鬼域而来,为了杀人。”那大汉慢吞吞的说出了几个字,说完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虎元霸看的真是火冒三丈,骂骂咧咧的提起双板斧便要走下亭去砍这个大汉,何铭风微一摆手,让其退归原位,不可造次。

    “你看出了什么?”何铭风走到朱智文面前低声的问道,视线依然紧紧的盯着大汉。

    “如此阴冷诡异的人物,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方,恐怕只有鬼域之城的人,但武功之高强,恐怕在你我之上,看来我们这回有麻烦了。”朱智文心里暗暗的思考着并说道。

    朱智文抱拳正欲再次想问,那大汉却突然双脚一纵,身体往前微倾,直步滑行过来,双掌刹那间便会拍打到朱智文胸前,朱智文虽然感觉危险逼近,奈何对方速度之快,已无应变之时间,只得无奈眼睁睁受这双掌。

    待那大汉双掌快要逼近之时,突然朱智文身前已多了一人,正是何铭风,何铭风以其大伯自创‘幻影步法’瞬间移动到二人中间,硬生生的以双手之力接下了那大汉的双掌,二人相交,周遭事物纷纷碎落两旁,虎元霸与白云秀二人亦不免以手遮其面,撞击之下那大汉后退了数米之远才勉强站住身脚,而这边何铭风与朱智文二人撞击到一起,纷纷摔倒在地。

    只见那大汉站住身形之后,双臂微垂,面目变得十分狰狞,双臂之间霎时黑气弥漫,黑气顺着双臂游走在双掌之中,大汉所站立周围植物,瞬间被黑气侵蚀而死。

    虎元霸见两位公子一招便被打倒,又见这个大汉变得如此阴森诡异,登时双目圆睁,大喝一声,左右双斧便从两侧朝那大汉劈来,而双手合十拳朝那大汉胸部奔来,只见那大汉双掌之中凝固两团黑气,待到双斧到时,双手同时抬起,那双斧一碰到黑气,纷纷碎落而下,转瞬间,双斧便化为齑粉。

    虎元霸还未到达其身前便看到如此一幕,真的是又惊又怒,慌忙之中停下快要奔到大汉身前的虎步,待那大汉看向其时,虎元霸飞身而出,立刻站立于白云秀身旁,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

    “此人刚刚使用的武功莫非便是鬼域八大武功之一的‘蚀腐掌’,若果真如此,那此人必是鬼域七大长老之一了。”朱智文心里默默地想着,显然他内心之中也是带有一丝丝的恐惧。

    “没想到刚来到此地,便遇上了鬼域之城八大高中之一,看来我们兄弟二人真是。。。。。。”何铭风说着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回头看向了站立于后面的白云秀。

    “原来如此,他之所以带着我们不走近道而行远路,就是为了通知鬼域之城的高手前来截杀我们而使用的缓兵之计。”何铭风心里默默地想着,他看了看他身旁的兄弟,从朱智文的眼神之中他感觉到。似乎这一切都在朱智文的预料之中一样。

    那大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中说不出的诡异,那大汉飞身纵起,双臂挥舞,双掌猛的向前推去,数米之外,掌中黑气纷纷朝着亭中四人袭来,这一笑、一纵、一挥、一推招式之繁琐,攻击之迅速着实让其他四人暗自惊叹不已。

    四人皆知那大汉掌中黑气之厉害,随着何铭风大喝一声散开,四人便朝向四个方向飞身离开而去,顷刻之间站立于四处荒草之中,四人相距不过七八丈之间。

    那大汉还在不停的以掌中之黑气攻击着四人,四人没有任何办法,只得不停的跳跃躲藏。

    “如何才能近身攻击到他身上呢?这样一味的躲藏等到体力耗尽恐怕难逃一死”何铭风边飞身躲避着黑气的攻击边在脑海之中快速的思考着。

    “对了”何铭风突然想到了什么。

    “智文,还记得小时候雪嫣在我们两人练武之时说的招式配合么?”何铭风冲着朱智文大声的叫道。

    “你是说‘幻影风文掌’?”朱智文应声道。

    “没错,就是它。”数年之前,三字营玉皇顶练武堂之中,两个少年正在苦心学习武功,他们所练习的便是三字营当代营主自创的武功绝学‘幻影功’。

    ‘幻影功’主要是在高速出手的状态之下,造成对方视觉出现短暂的幻象,但对于出手之人却是实中带虚,虚中带实,飘飘渺渺令对方不可捉摸。

    ‘幻影功’主要包含两种:幻影步法与幻影掌,幻影步法因为其高超的难度与运用,所以在当世之中只有何玉天与何铭风能够熟练使用,而幻影掌,却是三字营五大家族此代少年中必学之武功,当然,能够熟练运用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两位少年正在专心练习,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看着他们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大笑,一蹦一跳的走了进来。

    “两位哥哥,我看你们两个刚才使用的功夫,一个是近战,一个是远攻,你们俩为什么不合二为一呢?四哥善用近,文哥善用远攻,而且都是幻影功,我看你们就叫‘幻影风文掌’吧。”小姑娘大大咧咧的笑着说道。

    “雨嫣你这就不对了,为什么不叫‘幻影风文腿’,你这明显是偏向智文嘛。”何铭风在旁边不服气的叫道。

    朱智文看到他们两个在拌嘴却在旁边低声的偷笑,也不说话,过了半响就又拉着何铭风一起练习武功。

    慕容雨嫣看到他们对他不理不睬便悻悻的走开了,当然,那时候他们二人也并没有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何铭风看到这大汉不停地使用掌风攻击他们四个人,情急之下便想到当年的事情,于是才有大声呼叫智文的事情。

    ‘幻影风文掌’需要双方很高的默契度,如果一旦任何一方出现了小的纰漏,那么另一个人必会重伤甚至死亡,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鬼域之中善用毒气的顶级高手。

    那大汉似乎有些累了,掌中劲力减弱了不少,而且速度也是慢下了许多,四人趁此机会便聚合到了一起,何铭风将他所想向众人说了一番,朱智文虽点头应允,但面部却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你我兄弟二人,自小便一起习武打架,何惧无默契。”何铭风慷慨激昂的说道。

    此语好似提醒梦中人,朱智文神情立刻变得从容淡定,轻吐两下便转身看向其他二人。

    “虎兄弟,待会我和铭风与那大汉交手之时,若是有人背后偷袭我们二人,还希望你能全力相助。”朱智文抱拳跟虎元霸说道,实现却一直死死地盯着白云秀。

    “文公子尽管放心,若是有人敢偷袭你们,我定叫他吃我几板斧。”虎元霸大声叫道,双拳紧握立刻保持戒备的状态,显然他已经忘记了他的斧子早就化为齑粉了。

    朱智文再未答话,转身对着何铭风点了点头便纵身一跃,消失在荒草丛中。

    天色渐渐地暗淡了下来,那大汉好似恢复了些许气力,盯着双眼看着他们三个人,但却没有攻击。

    一瞬间,那大汉后侧十米处突现一人,正是朱智文。朱智文双脚轻踏荒草,双掌呈倒立状,转眼之间,数十道如刀剑似的无形掌力直直的向着那大汉后背攻击而来,那大汉不愧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当朱智文出现在他身后之时,他便已感觉到,待到朱智文以掌为剑劈向他时,只见他左脚微斜,右腿登时发力,身子向左侧一倾,竟然轻松的躲过了劈向而来的数十道掌力,而他身旁之地被掌力所打到形成了一尺有余的沟沟壑壑。那大汉在躲过攻击之后连发数掌攻向朱智文,朱智文只能变躲变攻击。

    第一招攻击失效,早在朱智文预料之中,所以他第一招便使用了实体的掌力攻击,让那大汉捉摸不透虚实,便于之后以虚无掌力的攻击。

    在朱智文连续使用了三次掌力攻击之后,何铭风迅速扭动身躯,身体侧立向后倒去,在被荒草淹没其身躯之后,双脚立时向前蹬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那大汉的小腿之处。

    何铭风从刚开始那大汉双掌攻击四人再到朱智文与那大汉激斗之时,心里揣测那大汉防御之弱点应该是在其下半身,故而他卧在荒草之中,趁机攻击那大汉的小腿,以达到最佳的效果。

    未曾想这一招竟然在那大汉的预料之内,只见那大汉迅速的以双掌迫退朱智文,双脚立时向两侧分去,身躯向前猛探,掌中黑气凝结。待到何铭风攻到其身下之时,大汉双腿已然分开,何铭风顿时感觉偷袭失效,心中悔恨至极:“我竟如此妄自托大,这大汉何等高手,岂不知我二人声东击西之计策,竟然如此犯险冒然出击。”此时更无退路,只能凝聚全身之功力灌于掌中,寄希望于能够伤的于此大汉。

    那大汉双掌生黑风,呼啸着朝何铭风的胸膛拍打而来,何铭风此时双手向上伸开,内力聚于掌中,已然做好最后一搏的打算。

    正当双发掌力相交之时,忽的远方一声长啸,竟似鬼哭狼嚎一般,那大汉听的啸声,双掌瞬时收回,双脚蹬地,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何铭风此时额头大汗淋漓,后背衣衫已然湿透:“刚才那大汉双掌若是劈下,恐怕我立刻变会毙命于此。”

    那边朱智文急急忙忙赶到何铭风的身边:“没事吧,铭风?”

    何铭风尴尬一笑:“勉强捡回一条性命。”只讲了一句,便不再言语。

    何铭风虽然历世不深,但其少年成名,与朱智文二人结伴纵横四海,所遇高手无数,但却没有像今天这大汉如此之功力之人,更没有败得如此不堪入目。故而此时心中焦躁之极、郁闷不已。

    “不知那声长啸是何人所发,竟然可以令那大汉立时退回,恐怕是更恐怖的高手吧”朱智文喃喃自语道。

    虎元霸此时已经走到了何铭风的旁边,看其如此狼狈之样,也是不敢言语,而身旁另一侧的白云秀虽然也为言语,但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似乎在嘲笑着他们二人:“这二人武功虽然高,但是在鬼域长老面前却显得不堪一击,真是灭了灭他们的威风,不过如此关键时刻为何那长老会突然收手离开呢,此事回去定要详细询问一下沙帮主”。

    何铭风此时如斗败的公鸡一般,低着头往亭中走去,和来时简直判如两人,朱智文也是随后踏入亭中,坐于一角。其余二人并未进入亭中,只是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的看着他们二人。

    四个人中除了虎元霸意外恐怕都在思索着刚才的战斗,弥漫在何铭风与朱智文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多,而且何铭风已经感觉到,鬼域之城势力的介入,以纯粹的武力解决此事恐怕已经不行了。

    朱智文讲他们踏入火云船一直到刚刚的事情全部都回想了一下,突然,他眼放精光:“看来雪嫣应该知道这里发生的很多事情,几个月前她突然奉命前往北方魔界,恐怕为了到南方鬼域使用的障眼法。”


同类推荐: 侠义世界我是姜文焕之封神我做主风文冢元荒仙道造化仙书天骨画心仙骨丹心武林群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