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风文冢 第十二章 痴为天地

第十二章 痴为天地

    段浪倾尽全力逃离了鬼焱宫,跌落在宫外一处荒草之中,隐隐约约看到血红一片,便昏昏沉昏死过去。

    “是什么人?”鬼王淡淡的问向七大长老。

    “应该是三字营的人,而且武功非常之高,恐怕应该是何家之人吧。”领头的那个长老说道。

    “是吗,他逃了?”鬼王再次问道。

    几位长老纷纷低下头颅,领头的那个长老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便不必追究此事了,你们先回吧!”鬼王毫无表情的说道。

    众人随即便缓缓的退出议事厅。

    “老大,大王的意思真的是不追究此事了么?”走在中间的一个鬼族长老问向那领头之人。

    “应该是吧。”说完便沉思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语说道:“怪不得感觉那人很是面熟。”

    “怎么?老大你认识他?”

    “恩,我之前在南疆边域见过他,而且当时我还命令黑士与他战斗过,没想到他竟然在此处出现。”领头长老点了点头。

    “何铭风?”那长老大吃一惊的问道。

    “应该是他,据传闻他前段时间被赶出三字营,未曾想竟然踏入我鬼族境地。”

    众人此时默不作声,他们之前都听到过仓芎说到过在‘天王亭’一战的事情,不曾想今日就被他们遇到。

    仓穹看了看他们,也是不再言语,快步的走向宫外。

    鬼焱城宫外,一个鲜红的湖泊旁边,一身着青色衣服的少女正在用荒草捉弄这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段浪。

    那少女似乎很是高兴,在段浪身旁来回的走动,时不时的便用荒草在他的脸上一顿狂弄,可是在看到段浪依然未醒之后,脸色似乎有些难看。

    “怎么回事呢?那可是我爹亲自研制的药物啊,应该很快就会醒来啊。”那少女喃喃自语道。

    又等了片刻,依然见段浪毫无动静,便默默的走向那血红的湖泊之处,不知道去做什么。

    那少女刚走一会,段浪便睁开了双眼,小心翼翼的从身后看向那少女。

    那女子也许不知,在她给段浪敷完药物之后不久,段浪便早已醒来,但是段浪却假装仍然在昏睡,趁机观察着。

    “那女人长得真是好看,秀雅绝俗、神态悠闲,嘴角一直挂着笑容,动作轻盈而且活泼可爱,要是。。。。”段浪猛地拍了拍自己脑袋:“想什么呢我这是。”

    见那女子一步一跳的向自己这边跑来,段浪慌忙躺了下去,继续假装昏睡。

    段浪用眼角瞟视了一眼那女子,只见她正在段浪身边不停地拔下荒草,段浪不明所以,为了不被她发现,只得紧紧的闭上眼睛。

    过了好大一会儿,段浪感觉没有什么声音了,于是便慢慢的去睁开眼睛,这一睁眼却是吃惊不小,只见那女子站在他脑袋旁边,双手紧紧的握着一堆荒草,正对着他的面庞,段浪刚一睁眼,那女子便松开双手,荒草随之而落下,全部掉落在段浪的脸上。

    段浪此时很是狼狈,脸上头发上全是荒草和泥土,忙不迭的用双手胡乱的揉着脸颊与头发,那女子却坐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简直合不拢嘴。

    由于不停的运动,段浪身后的伤口出现了剧烈的疼痛,不得不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地,脸上此时全是汗水。

    那女子见段浪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似乎意识到他身上的伤出现了破裂,赶忙停止了笑声,站起身来便走到段浪身前,轻轻把段浪翻了个身,掀起他的衣服便看朝着伤口看去。

    “没什么大问题了,过不了两天你这伤口便会痊愈。”那少女又恢复了她标志的笑容。

    “多谢相救。”段浪忍着疼痛低声说道。

    “没事,没事。”那女子娇笑的说道:“你是不是早就醒来了?”

    段浪哈哈一笑,后身的伤痛让他这短暂的笑容变得更加短暂:“身处异乡,小心为上,切莫见怪,切莫见怪。”

    “看不出你武功这么高,却还如此文绉绉的啊。”那女子笑呵呵的指着段浪说道。

    段浪莞尔一笑:“你这药物挺厉害的啊,立竿见影。”

    “那可不,这可是我爹亲手研制的,治疗内外伤均具有奇效。”那女子娇声说道:“你为何要闯入鬼焱宫啊?”

    段浪一直盯着她看,见她双眼灵性十足,说话时时不时的眨眨眼睛,非常惹人喜欢,便渐渐的对她不再防备着。

    “我是想看看我两个朋友有没有遇到伤害,没想到。。。。”

    “没想到你自己却被打成重伤了啊,嘿嘿。”那女子噗呲一笑。

    段浪被她说的一刹那脸就变得通红通红,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

    “你叫什么?”那女子笑呵呵的问道。

    段浪抬了抬头,想了想便说:“在下段浪。”

    那女子听完,脸上稍有不快:“你是不是对我仍然怀有戒心啊?”

    段浪本欲起身,见那女子容颜突变,甚是吃惊,心中想道:“本以为此女子仅仅美丽善良而已,未曾想她的观察力及判断力竟然如此之高,实在是少见。”

    “姑娘多虑了,段浪一乡野匹夫,承蒙相救,怎敢对你有戒备之心。”段浪起身抱拳低头说道。

    那女子见他依然如此说道,便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脸上又恢复了那可爱的笑容,学着段浪的样子也是抱拳说道:“本姑娘姓木名子依,你以后可以叫我子依。”那样子煞是滑稽。

    段浪低头皱眉思索了片刻,继而问道:“姑娘既然姓木,那么十万大山木瑨和你有没有什么关系?”说完便死死的盯着木子依的眼睛。

    木子依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也不责怪为何段浪突然死死地盯着自己,依然笑哈哈的说:“他是我父亲,怎么你也知道他呀?”

    段浪再一次陷入了十足的吃惊之中,通过他和木子依之前一些列的对话,他已经完全不知道木子依到底是天真无邪毫无戒备还是城府极深精于算计。

    “要是智文在就好了,唉。”段浪小声的叹了叹气自言自语道。

    木子依好像没有听清楚段浪说的什么,不过也没有追问,只是静悄悄的看着陷入思索的段浪。

    “刚刚怎么没有发现他竟然拥有如此精致的面庞,而且还有超强的武功,要是他对我没有什么戒备就好了。”木子依想到这里不禁自己偷偷的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段浪从思索中回过神看之后便看到木子依在那里揪着衣服傻傻的笑着。

    “没什么啊,哪有什么。”木子依赶忙解释道,迅速的低下了红彤彤的脸颊。

    段浪见她不再言语,于是自己便缓缓的向着前面走去,木子依娇羞的跟在他的后面,也不说话。

    “木姑娘,你可知前面那鲜红的池子是什么?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颜色?”段浪在看到那血红的湖泊之后对回身问向木子依。

    木子依此时虽然跟在他的身后,却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也没有看到段浪停下脚步转过身问自己,就一直往前走着,一下子就撞在了段浪什么,这时才反应过来。

    段浪看着此刻脸色绝不逊色于那鲜红湖泊的木子依,很是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红。”说完之后便伸手想要去探一下木子依的脸庞。

    木子依虽然因为冲撞了段浪而感到歉疚,但看到段浪竟然伸手向自己的脸蛋摸去之时,怒火登起,抬起右手便想要擒拿段浪伸出的手的手腕。

    木子依右手还没有攻到,段浪此时却停住了,然后便呆呆的立于当场。

    “莫非这是鬼族圣地—强罗血池。”段浪猛地说道。

    木子依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段浪:“对啊,这就是血池啊。”

    “怪不得这个湖泊竟然如此奇怪,以前只是听闻,今日一见果真是。。。。难不成里面全是。。。。”段浪感慨道,随即便问向木子依:“你知道血池的具体情况么?”

    木子依见段浪对着血池不住的感慨,似乎很是崇拜的样子,当听到段浪问向自己之时,便拉着段浪坐于地上说道:“强罗血池不仅仅是鬼族圣地,而且还是禁地,只有鬼族鬼王以及长老方允许进入,血池里面上面一层的却是血液,但是大多为动物的鲜血和其他三族的人血,下面一层完全是水,故而从岸上看去,血池便是血红一片。”

    段浪认真的听着木子依的讲解,心中也在不断的盘算着这个女子为何知道的如此之多,而且还进入了鬼族圣地。

    “虽然这个地方很是诡异,但是对于鬼族之地,任何地方都显得很是诡异,这应该不能成为禁地的原因吧?”段浪细心的问道。

    “此事我曾经问过我父亲此事,他说强罗血池之所以被作为禁地,主要是因为血池是培养历代鬼王的地方。”

    “培养鬼王?”段浪产生了极强的兴趣。

    “是啊,历代鬼王的候选者都必须要在强罗血池之中呆上三年的时间,但却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三年在这里做着什么,只是听说需要常年泡在血池之中。”

    段浪不禁笑了笑:“看来这血池还是。。。。。”话还没有说完,木子依便看到他身形瞬间一闪,消失不见。

    木子依愣在当场,一时之间不知所措,突然听到身后轻微的响声,便转过头去,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后退。

    就在段浪与木子依聚精会神的聊天之时,在木子依的身后竟然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只近十米的巨蟒,那只巨蟒非常迅速的从草丛之中钻出,直接奔向木子依,坐在她对面的段浪在说话之间看到如此一幕,来不及多想,便提神运力闪到木子依身后,倾尽全力用双手握住巨蟒的头颅。

    段浪此刻双手有些吃力,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疼痛,后背的伤口已经崩裂,血液和汗水已经浸透了后衣,而身体正在被巨蟒慢慢的挤压在一起。


同类推荐: 侠义世界我是姜文焕之封神我做主风文冢元荒仙道造化仙书天骨画心仙骨丹心武林群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