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造化仙书 第43章、师父?还是怪叔叔

第43章、师父?还是怪叔叔

    “去!冻死个人了。”

    作为第二次对月之精华的吸收,李孟已经很小心,但是月之阴寒的本质,还是让他有点儿吃不消。

    从入定中醒来。

    “我去!火都快灭了,还不加块柴啊!”

    “呃-好吧!你们都冻着,我自己去加柴好了。”

    这儿除了三块大冰块外,便只剩下自己了,没有办法,李孟起了身去添柴。

    “咦?”自己这一动,李孟才发现自己没有结冰。“看来这法子可行。”

    李孟又感应了一下,体内那充盈的灵气,毫无疑问,是完成了一次小周天的特征。

    “看来自己醒来,并不是自己被冻醒,而是完成了一个小周天,因为醒了,所以感觉到了冷。”

    虽然都是冷,但是这冷的先后顺序不同,其带来的结果,绝对是不一样的。

    冷的冻醒,那是达到了身体的极限,所以要醒。醒了之后感到冷,这只是极正常的生理发应,并不影响修炼。

    虽然是这样,李孟却没有立即进入第二次小周天,而是研究起枪诀来。

    他需要自己的身体渐渐地适应这寒气、他可不想由于急功近利,把自己身体搞坏了。

    更何况,为了拥有更多的修炼资源,李孟也需要战斗的法门。

    剑,他虽然有,却不适合他。

    拳法吗?

    拥有学韵的拳,当然是顶级的拳。

    只不过李孟仍然需要拥有使用兵器的法门,因为纯**的对抗,人族并不占有优势,相反,还有着很大的劣势。

    而现在李孟手头上,枪,无疑是最好的存在。而且李孟的印记世界枪也占有极大的优势,是顶级的道韵之一。

    李孟不求自己一次便可以获得三太子的枪韵青睐,哪怕是红孩子,龙宫的那位太子哥也行啊!

    当然那位龙太子可不是驮唐僧取经的小白龙。小白龙是用剑的高手与变化女装的达人。

    李孟说的是西海龙太子摩昂,那个解了孙悟空黑水河之围的西海龙太子,其人使的一手好枪,已经足以留下道韵的存在。

    而且更重要的是,龙也是玩水的行家,与李孟的灵根更好相配。

    打开老人的枪诀,扑面而来,便是一股子苍桑。

    文字间,不仅显露的是枪诀,更有着老人一次次地面对生死的感悟。

    自己是一个人形炸弹,在这样的压力下,不仅没有疯掉,反而写下了一本枪诀,无论从哪儿看。都会让人油然生出一种,此老不凡的感觉。

    “放心吧!我是不会污辱这份枪诀的。”李孟对着这本功法保证道。

    “好,好!我果然没有选错人!”李孟的保证,引发了老人的哈哈大笑。

    原来自从李孟取走枪诀,老人便一直在跟踪李孟。现在,听了李孟的保证,他才走了出来。

    他对李孟说:“看你愿意携助同门,我便没有选错人。不过我还是要再问你一声,练枪与练剑不同,剑只要舞的起来,天下门派便多有练习,而枪却是不同。不仅几乎没有人练,甚至还有不少门派称练枪者为魔修。”

    “啊?怎么会?”

    李孟从来都不知道使枪者还有这恶名。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人回忆道:“在远古时期,有一个使枪的天才,他的枪诀威力无比,就是天地也可毁灭。可惜他误入歧途,搅的天地不宁,为更强者打杀。听说哪一战,打的远古世界西天寸草不生,生机不存,由此留下了天地破碎的隐患。”

    这故事……

    李孟听的是那么耳熟,忍不住地问道:“前辈,你说的那人该不是罗侯,其使的枪叫戮神枪吧!”

    “卡-”

    似乎是李孟说出了那个禁忌的名字,当李孟说出“罗侯”二字时,一片乌云笼罩,直接黑压压地压了下来。当他说出“戳神枪”三个字,直接炸响了一道天雷。

    天雷一响,李孟整个人都起了不好的预感。“前辈……”

    “还叫前辈,还不叫师父。”老人却一点儿也不在乎什么天雷,反而把双眼一瞪,很生气李孟没有改口。

    “是,师父。”李孟想都没多想,便应下这个师父,他立即又急急道,“师父,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回答什么?那个人的一切存在,早为当年的大能所抹去。你师父我那时候还不是人呢?我又怎么会知道。倒是你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罗侯的?”

    “卡-”

    又是一道响雷,只是这雷声更近了。

    “师父,咱们不说他了。看这天快下雨了,咱们还是避避雨先。”李孟立即转移话题说。

    与他这个时时刻刻与炸弹为伴的便宜师父不同,李孟身带印记世界,更加明白这天雷的震怒。

    罗侯确实存在,而且还是一个禁忌,为天地所不容的存在。

    “避雨,避什么雨?你小子是水灵根,在水中修炼才是事半功倍。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小子,已经有了明悟,才来这儿修炼。现在看来,你也是呆傻的厉害。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练枪?”

    老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可师父,我手上没枪啊!”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李孟还是不想冒险。

    “你真是笨死了。把你的剑拿来。”抽出李孟的剑,用剑劈开一根竹子的一端,然后把剑身往中间一卡,随意用草一斑,丢给李孟道,“那,这不就是枪!”

    “这是枪?”

    李孟接过来一看。好吧!把剑加长,倒是有了长枪的样子。只不过,李孟用手指点了点枪头说:“师父,这枪头是松的。”

    “就是松才好。我的枪与众不同,首要稳。所谓的稳,便是刺穿水面,枪头不变。”

    “真的?”李孟怀疑问道。

    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这便宜师父很不正常,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忽悠小朋友的怪叔叔。

    “三月三,龙抬头。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老人背手看天,只看到一片乌七八黑的天,其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却说好天气。

    李孟看了看糟糕的天气,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不愿意陪他玩了。

    !感谢

    szyjzh

    的打赏,第一份打赏,弥足珍贵啊!


同类推荐: 侠义世界我是姜文焕之封神我做主风文冢元荒仙道造化仙书天骨画心仙骨丹心武林群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