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启元之界 第八十三章 夜语(三)

第八十三章 夜语(三)

    “姓罗?难道她出身于四大家族中的罗家?”
    听到这个名字,沙立自然而然地出现这个念头,随即问道。
    “的确是你所说的罗家之人,不过那女人并非出身罗家主脉。”
    奇元岛四大家族中,有三大家族都有不少旁系家族散落在全岛各处。诸葛紫芯这么一说,沙立便大体能猜出她口中的罗嘉姝的来历。
    “罗嘉姝既是你亲叔母,又何故骨肉相残,害死你父亲?”
    “哼!自然是为了家主之位。”诸葛紫芯冷笑道。
    虽然已隐约猜到或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但听诸葛紫芯亲口证实,沙立还是有些无语。家族权力传承斗争的事迹,他在史书和一些异闻录中也曾读过一些,没曾想今日竟能听到亲历者口述一件。
    “你叔母一介女流,竟也这般贪恋权位?”沙立说完这一句,瞥了诸葛紫芯一眼,立马又补充道:“还是说,她只是为了你叔父而已?”
    “不,恰恰相反。她对权位一点兴趣都没有。”
    看到诸葛紫芯微微摇头,沙立有些愕然。
    “罗嘉姝自嫁到诸葛家,从未过问族中大事。自从我父亲死后,他更是深居简出,轻易不见人。说是为了叔父,似乎也说不通。
    叔父自小执迷于修炼,最不喜被族中琐事烦扰。自他承了家主之位后,也不知是不是心有愧然,对我却是百般迁就容忍。
    或许因为他们两人都是这般性子,所以才能走到一块的吧。”
    沙立:“......”
    “你是不是很疑惑,既然这两人对权位都不留恋,我怎么就认为他们能为了家主之位害死我父亲?”
    看着沙立微微皱起的眉头,诸葛紫心凝目问道。
    “确有此惑。”沙立直言。
    “那是因为她有病。”
    “哈?”
    “我也是最近才知晓,罗嘉姝因为修炼一门冰属性的功法,自小便身患寒症。每每发作,便觉冰锥刺骨,如堕入冰域,生不如死。
    后来她也不知从何处结交一名女医者,多番调理之下,这才大大延长了寒症发作的周期。那医者自此便在诸葛家住下,陪伴罗嘉姝左右。
    但她终究无法根治罗嘉姝的寒症,虽然罗嘉姝发病的次数变少,但每次发病症状却是更加严重。于是,那医者决定依照一张所谓的上古遗留,给罗嘉姝炼制一颗能彻底根治其寒疾的神丸。”
    沙立诽腹:“故事蛮好听的,罗嘉姝结交的这医者对她也是真不错。可究竟跟你父亲的死有什么关系?”
    “而炼制这颗神丸的主材,必须是天地间最精纯的至阳之物。”诸葛紫芯美目微眯。
    沙立继续诽腹:“等等,照着情节,该不会......”
    “想必你也有所听闻,诸葛家万年前原本只是以阵法立足于奇元岛,后因幸得朱雀石,从此又以威力强大的火元扬名。而这朱雀石之所以拥有这般威能,皆因其内封印着一滴朱雀魂血。”
    关于朱雀石的来历,沙立来前已听罗素提起过。
    “而炼制能根治罗嘉姝寒症的神丸所需的最好的,也是最容易寻到的主材,便是在诸葛家已传承万年之久的朱雀石内封印的朱雀魂血。”
    沙立:“......”
    “彼时,作为家主的祖父勤于修炼,族中大小事务,皆由父亲定夺。叔父诸葛无炬请求我父将朱雀石交给罗嘉姝炼药,可朱雀石于诸葛家意义重大,父亲怎能轻易答应。一言不合之下,兄弟两人差点动起了手。
    后来,罗嘉姝阻止了这场冲突,并表示叔父求取朱雀石她并不知情。她本人也不愿为了自家性命,而让诸葛家失去朱雀石。她知道父亲破镜在即,为了消除他们两兄弟之间的嫌隙,赠予我父亲一套秘术。后来的事,你已知晓。”
    “我有一事不明。既然后来你叔父成为了家主,为何没有用朱雀石给罗嘉姝炼药?”沙立问道。
    “朱雀石事关重大,岂是家主一人所能决定。父亲之所以不允,是因为很清楚,族中长老不会同意的。
    叔父自小几乎不曾参与族中事务,对个中利害关系不甚了然。
    他成为家主后,也想拿朱雀石炼药,却遭到过半长老反对,这才作罢。”
    沙立自然明白,这所谓的大半长老中,有不少自然是偏向眼前的诸葛紫芯的。
    “紫芯前辈,你是怀疑,此次朱雀石被窃,与罗嘉姝有关?”沙立直视着诸葛紫芯,郑重问道。
    诸葛紫芯没想到沙立会这么快,这么直接地问了这个问题。她也不含糊,眼不眨地回道:“不错!”
    沙立:“可有证据?”
    诸葛紫芯:“没有。”
    沙立:“......”
    “不过,我掌握的所有线索,都指向了罗嘉姝。”诸葛紫芯像是很有把握。
    “据我的耳目来报,罗嘉姝近半年来发病越发频繁,半个月前差点一命呜呼。所以,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便是那所谓的神丸。
    当夜族中的闯入者并无灵元境修者,却能毫无声息地通过我诸葛家的山门大阵,而当夜本应值守大阵的二叔公诸葛邈竟然醉卧不起。
    闯入者先是引开了族中修为最高的叔父诸葛无炬,而后直奔供奉朱雀石的朱雀殿,取走了顺利取走了朱雀石。显然,他们对诸葛家已经熟悉到无以复加。
    而这一切,竟都没有惊动到其他族人。更可以的是,朱雀石有远祖诸葛离亲手设下的血脉大阵保护,外族之人若是接近丈内便会触动大阵,没有灵元境巅峰以上的修为,不可能走出朱雀殿。”
    诸葛紫芯翩然上前,贴近沙立,俯下腰身。沙立眼中立时浮现一抹圆润的雪白。
    “如此,我才断定,朱雀石被窃必与罗嘉姝有关,诸葛无炬与诸葛正臣必是参与其中。”
    感受着脸上诸葛紫芯传来的湿热,沙立面不改色,淡淡道:“紫芯前辈,照你的猜测,朱雀石失窃乃是你诸葛家自己上演的戏码?”
    诸葛紫芯直起娇躯,眼皮微闭,似是疲惫道:“正是。”
    “你为何不将这些告知族中长老,有了这些线索和疑点,我想你们诸葛家内部应该很快就能找回朱雀石。”
    沙立的话说的已很是委婉。
    “这些毕竟都只是我的猜测,并非真凭实据,族中过半长老还是支持诸葛无炬父子的。我若将这些想法公布出去,贸然指控家主父子,必然造成诸葛家的内乱。”诸葛紫芯摇摇头道。
    “既然这些事极有可能是家主父子所为,那诸葛正臣为何还要请求我们岛卫介入?他就不怕搬石砸脚吗?”
    对于沙立会有此一问,诸葛紫芯并不意外。她语气中带着些许嘲讽道:“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以示清白。”
    “而且,沙兄弟,你可要小心诸葛正臣。”诸葛紫芯美目中带着关切与,警示。
    “哦?这是为何?诸葛正臣今日待我还算礼遇,况且我怎么说也是岛卫,他难不成还敢真对我怎么样?”沙立盯着诸葛紫芯的双目,“而且,他没理由要害我?”
    “哼!我与他自小长大,自是知晓其狡诈之处。他对你这般客气,无非是想掩人耳目。若是你真的查出些什么,他还真有胆对你下手。”
    沙立沉默不语,似在思虑诸葛紫芯的话。
    “沙兄弟,我这不是危言耸听。诸葛正臣与其父大不相同,他表面上对人和善,实则是个真正的笑面虎。若是朱雀石一事真是他所为,你可要多做提防。”
    “前辈为何对晚辈这般信任,如此私密之语,竟毫无保留告知。”
    “第一,自是你们实力足够强,又足够聪明。”
    “这就是前辈故意在晚宴上让你心腹后辈挑战我们的原因吧?”沙立打断道。
    “确有此意。”诸葛紫芯很是直白。
    “第二,你们是新晋岛卫,我不必担心你们是诸葛正臣那边的人?”
    “什么?前辈这是何意?莫非银滩支队中......”沙立这回的确有被惊到。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但岛卫银滩支队中的确有与诸葛正臣相熟之人,而且其地位还不低。”诸葛紫芯轻轻摇头。
    “这第三嘛......”诸葛紫芯柔软的素手忽然贴在沙立的手背上,嘴唇贴近其耳郭,软软地说了一句:“我就是想相信你。”
    “哎呀!”
    沙立蹭的一下突然自座椅上站了起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一件很紧急地事。
    “方才出来着急,也不知道小丹醒了没,可别在我床上乱吐一通。不行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沙立说着,竟是直接往房门走去。没走几步却是忽然转身,像诸葛紫芯微微抱拳道:
    “想来前辈要告知晚辈的事已说的差不多了,若无其他交代,就请早些就寝。晚辈告退。”
    说完他便逃似的,一溜烟跑了。留下一脸错愕的诸葛紫芯。
    “小鬼头,害怕吃了你不成。”诸葛紫芯白腻的手支着下巴,露出邪魅的笑。
    “不过,定力倒是不错。比族中那些不成器的色胚子要强多了。”
    “影九,他没发现你吧?”诸葛紫芯朝着房内一块紫色的帘子问道。
    紫色帘子被掀开,一个头戴黑色斗篷,身形高大的人现出身来。阴声阴气地回了句:
    “自然没有。不过是个初入通元的小鬼。”


同类推荐: 这些书总想操我_御书屋全息游戏的情欲任务(H)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黑化男主总想套路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万域之王鹰扬三国史上最强赘婿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